搬运女校长的脚在女生嘴里

冯惠虽然才三十多岁,但已经是一所中学的校长了。林佳的母亲毕爽和冯惠是非常要好的朋友,自从林佳出了那件事后,毕爽便求冯惠为女儿转学。   林佳转学一个多月后的一个周末,冯惠把林佳叫到了自己的家里。俩人吃过饭,坐在一起聊了起来。   “林佳,我听说过你的事,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幺那幺做?”   “冯校长,我……”   “林佳,我和你妈妈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也是你的长辈了。有什幺话你就直接说吧,不要不好意思。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心理。”   在冯惠的开导下,林佳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但她同时也隐隐地觉得冯惠并不仅仅是出去关心的目的,因为她的问话总是那幺切中要害,让林佳感到特别羞耻,又不能不回答。   两个多小时的谈话结束了,林佳胸中那股黑色的火焰已经熊熊地燃烧起来。她的乳房胀到了极点,阴道里更是水流成河。   就在这时,冯惠突然一手抓住了林佳的头发,一手捏住林佳的颌骨。林佳的嘴不由自主地张开了。   “你可真是个贱货,说几句就发骚。以后就做我的奴隶吧。快!把主人的口水喝下去。”冯惠一边说一边在林佳的嘴里吐了三口唾液。   林佳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吓呆了。   冯惠可不管这些。她从包里拿出一精致的狗环系在林佳的脖子上,然后又拿出一张纸 以下为隐藏内容 nwxs8.com
<
说:“现在把我的袜子用嘴洗干净。你的乳房到是不小呀!正好给我按摩一下脚掌。”   林佳现在只能任凭冯慧摆步,拼命地让自己分泌口水稀释袜子上的臭汗,然后再用力吸出带着臭汗的口水嗯下去。   听到林佳嘴里不时发出的“咝咝”声,冯慧满意地用两根脚趾拧了一下林佳的乳头问:“是不是以前给人洗过袜子呀?”   林佳无法说话,只能是连连的摇头。   “真是天生的贱货。看来你很快就有资格接受奴隶的称号了。”冯慧一边说,一边把脚趾缝中那粘糊糊的臭汗蹭在林佳白嫩而丰满的乳房上。林佳不由得感到一阵悲哀,自己一向引以为豪,精心保护的乳房,如今却落到连擦脚布都不如的地步。嗨!擦脚布也只不过是擦洗干净的脚,可我的乳房却只配擦汗。   又过了好长时间,冯慧把林佳嘴里的丝袜拿出来,然后将自己的脚塞进去,而且她的脚趾在嘴里不安分地蠕动着。林佳不等冯慧吩咐,连忙用舌头捕捉着每个脚趾,舔遍每个脚趾缝。虽然有很多汗已经蹭在了乳房上,但冯慧的脚仍然很臭,仍然很粘,但林佳只能装出十分痴迷的样子细心地舔着。   好容易等到冯慧完全满足了,她把脚抽出来,在林佳的小腹上蹭干净粘在上边的口水。突然,她又将大脚趾顶在了林佳的外阴上问:“你的这个地方叫什幺?”林佳不由得一怔,很自然地说:“外阴呀!”“呸,只有主人的才可以叫外阴,你是奴隶,说,叫什幺?”林佳明白了,自己虽然曾经在心底念过无数次了,但要她当着外人的面说出来,她实在是不好意思。   “快点说,是不是还想受罚?你这样的贱货就喜欢被惩罚了。好,那我想一下怎幺惩罚你。”“不要,主人,这叫屄。”这个字一出口,林佳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了。   一向是品学兼优,在同学面前高贵得象位公主似的女孩,此时完全陷入了疯狂的境界,她一边不停地抬起下身,迎合着冯慧的脚掌,一边叫着说:“主人,这就是奴隶的小屄,烂屄,骚屄,贱屄。求主人用您高贵的脚掌践踏这个下贱的臭屄吧!啊!主人,高贵的主人,您的奴隶要被您玩弄到高潮了。求您用力地踩我!用力地践踏我这个下贱的奴隶吧!”   高潮过后,林佳完全被冯慧征服了,她象狗一样依附在冯慧的脚边,不停地伸出舌头舔着冯慧的小腿。每当冯慧扔给她吃的东西时,她都会高兴地“汪汪”叫,屁股更是欢快地摇着。快到七点钟的时候,冯慧推开林佳,站起身说:“贱狗,回家去吧!”   林佳以为自己又做错什幺了,连忙趴在地上,一边磕头一边说:“主人,是不是我这条贱狗又惹您生气了。求主人不要生气,贱狗愿意为主人做一切事,求主人收留贱屄狗吧。”   “贱狗,主人还有事要忙。你先回去吧,以后记着每天放学要先到主人这来。”“是,主人,贱屄狗每天会到主人的面前报到的。”“很好,现在你滚吧。不对,你这条该死的贱狗,你看把我地板弄成什幺样了?”林佳低头一看,只见地板上有一大片水渍。她立刻明白那是自己的淫水。“对不起,主人,都是贱狗的错。贱狗立刻给您舔干净。”林佳说完,便伸着舌头把地板上的淫水舔得干干净净,然后才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深夜里,林佳久久不能入睡,今天的情景一幕幕地在她的眼前浮现。自尊和羞耻再度占了上峰,她真为自己今天如此下贱的表现感到无地自容,发誓不论有什幺后果,也永远都不再到冯慧那里。几天过去了。林佳没遇到什幺意外的事,就是冯慧看到她,也是很友善地笑笑,就象没那天的事一样。   紧张的情绪放松之后,熊熊的欲火便再度升腾起来。可不管林佳如何手淫,终究难以登上快乐的顶峰。她知道自己需要的是冯慧那样的人侮辱自己,只有做冯慧的奴隶,自己才能得到真正的快乐。可自己一直没去冯慧家报到,不知道自己要受到什幺样的惩罚。   又到了周末,林佳再也忍不住了。她一早就告诉妈妈,今天要去冯慧家学习,也许会回来的很晚。妈妈笑着同意了,爱抚着女儿的头发说:“乖女儿,一定要听阿姨的话,也不要就知道学习,帮冯阿姨做点家务,要是阿姨向我告状的话,回来我可会罚你的。”“妈妈,你放心吧,我保证听阿姨的话。让我做什幺,我就做什幺。”林佳真诚地向妈妈做了保证,然后就到了冯慧的家门口。   冯慧开门见是林佳,连忙笑着让她进来说:“是林佳呀?今天怎幺这幺闲着。功课都做完了吗?对了,你们班的刘老师一直在我的面前表扬你。你可不要辜负她呀!”林佳听冯慧这幺对自己说话,她心都要凉透了。不,不能这样,我要把主人的心争回来。林佳心里这幺想着,而且立刻付诸行动。   “主人,奴隶知道错了,求主人收留我吧!我发誓以后再也不离开主人了。”她一下子跪在冯慧的面前,哭着哀求说。   “林佳呀!你这是干什幺?那天我只是逗你玩的。你放心,我不会把你的事说出去。”“主人,奴隶该死。求主人惩罚我吧,让我做什幺都行。”“好孩子,我真的是在吓你的,我怎幺能让学校的人知道你的事呢?”   “高贵的主人,我要终生做您的奴隶,我那个淫贱的烂骚屄渴望得到主人高贵脚掌的践踏。我的乳房是主人的脚掌按摩器,我的嘴是主人的洗脚盆和厕所,如果主人不嫌我的狗嘴脏,求主人把我的嘴当成痰盂吧!主人,求求您了,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知道自己是您第五条狗奴隶,但我会努力做到你最满意的狗奴隶。”   “那好吧,你知道该怎幺做。”冯慧说完便转身回到了客厅,她知道林佳这次是真正的臣服了,脸上终于露出了开心地笑容。   林佳长出了一口气,她欢快地脱光衣服,拾起扔在一边的狗环戴在脖子上,然后一边“汪汪”地叫着,一边爬进客厅。为了好好发泄一下自己兴奋的心情,她还不停地在冯慧的脚边打滚。她的家里有条小母狗,所以她学得惟妙惟肖。   “真是条天生的贱狗,看把你美的。这个也是你的。”冯慧笑着扔过一个东西来。林佳仔细一看,原来是条象尾巴一样的东西。她连忙拾起来,把有把的一头塞进肛门里。“谢谢主人,您想的可真周到呀!现在我就是真正的狗奴隶了。好主人,你一定是很久没洗脚了,都是我这个贱狗不好。现在就让贱狗给您洗脚洗袜子吧。”“哼!亏你还能记得这事。主人的脚一天不洗就难受的要死。这已经是一周没洗了。”   “天哪,贱狗真该死。我那几条狗姐姐也是的,一点也不尽心照顾主人。快让贱狗给您好好洗洗吧!哇!主人,您的脚真的好香呀!贱狗快要幸福死了!”林佳刚脱下冯慧的高根鞋就闻到一股浓浓的臭汗味,如果是换了以前那个爱洁成癖的林佳,一定会大吐出来,可现在她却痴迷地捧到鼻子前面深深地吸着臭脚气味。   “呵呵,你妈一直和我说你有洁癖,看来是骗我了。”“主人,不是的,我是有洁癖,但我也不知道为什幺会这幺爱主人的脚香。”“对了,你来这,告诉你妈妈了吗?”“告诉了,妈妈还要我一定听您的话,不然回家就要罚我。”   “原来你是怕被你妈罚呀?”“主人,贱狗真的没有。我对天发誓是心甘情愿的。我要怎幺证明给主人看呀?”   “不用了。你自己心里明白就行了。你妈好吗?我这段时间也没去你家。”   “她很好的。谢谢主人关心。主人,我已经是您的贱狗了,您对我妈的称呼也改一下吧,这样才自然嘛。”   “哦?怎幺改呀?我是您的贱狗,那我妈也就是狗了,您就叫她大贱狗吧!对了,还有我妹妹,她才十岁,就叫她小贱狗吧。”   “你妈生了你这个贱货,真够倒霉的了,不知不觉的也成狗了。”   “不会呀!我是主人的贱狗,她应该很光荣才对。要是她俩也象我这幺贱就好了,主人又可以多两条狗奴隶。主人一定很高兴吧?”“当然高兴了。你真是个不要脸的贱货。主人能收到你才真该高兴呀!”“谢谢主人夸奖。主人,我还是先给您洗袜子吧!”林佳说完便含着冯慧的丝袜躺在地板上,双手抱着冯慧的脚在自己乳房上蹭来蹭去。   过了好久,林佳觉得袜子上的臭汗已经吸净了。她取出袜子闻了闻,果然没有一丝臭味,不由怅然若失地说:“主人!贱狗还没吃够您的香汗,袜子就已经没味了。”“你还可以舔主人的脚呀!”“主人,贱狗舍不得舔。如果再把您脚上的香汗也全吃了,我还拿什幺解馋呀?”“你真那幺喜欢主人的脚吗?”“主人呀!求您相信贱狗吧!贱狗已经对您的脚香上瘾了。我知道自己比四位狗姐姐入门晚,也没有她们做的好,但我求主人开恩,让贱狗每天都能给您洗上脚。”“嗯,主人答应你了。看来你有资格成为第五号狗奴隶了。”   “天哪!主人,这是真的吗?可贱狗觉得自己还很不够格。”“为什幺?”“因为贱狗还没有服侍主人排泄。”   “你愿意吗?”“主人,贱狗求之不得。贱狗求主人把您高贵的圣水恩赐给我吧!”   “好,我正想撒尿呢!张开嘴。”“是,主人。贱狗想请您慢点尿,我想喝下您每一滴圣水。”“好的,主人恩准了,把你的狗嘴送上来。”   林佳激动地钻进冯慧的裙子里,她这才发现,冯慧竟然没有穿内裤。她将自己的嘴紧紧地贴在冯慧光秃秃的外阴上,象吃奶的孩子一样吮吸着。冯慧的尿液一滴不剩地流进了林佳的嘴里。   喝完了尿,林佳仍然不肯出来,她贪婪地舔食着从冯慧阴道中流出的淫水。这是她第一次为别人进行口舌服务,真没有想到会如此的舒服。重要的是,冯慧的外阴出奇的骚,而且舔上去有一股非常刺激舌头的感觉。林佳忘记了自己是冯慧的狗奴隶,只知道要用嘴去不停地爱抚那丰满的洞口。冯慧虽然老于此道,但还是被林佳那生涩而又贪婪的口技所打动,不禁轻声呻吟起来。   “好一条乖狗,快舔吧!这一周里,主人天天用尿泡它,就是给你留着的。啊!好舒服!再舔几下!”   得到了主人的称赞,林佳舔得更卖力了。她要让主人更舒服,要让主人达到高潮。   冯慧终于坚持不住了,她瘫在沙发上,将双腿架在林佳的肩上,享受着那汹涌而来的高潮。高潮过后,冯慧用很温柔的语调叫林佳出来,爱意浓浓地抚摸着那张沾满淫水的脸蛋说:“狗儿,真乖,舔得我很舒服!”   “主人,我什幺时候可以吃到你的圣餐呀?贱狗想早点成为您真正的第五号狗奴隶。”“明天吧,到时我让你的狗姐姐们都来观礼,去打个电话告诉你妈,今晚你不回家住了。
  • 标签:自己的(22448) 主人(7770) 袜子(3983) 奴隶(2697) 贱货(1721) 脚趾(4366) 您的(846) 乳房(645)

    上一篇:末世恋足2

    下一篇:末世恋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