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虐女王的隐秘生活

性虐待被主流社会认为是一种变态性行为,这在性观念开放的西方社会也概莫能外。大西洋杂志刊登的这篇纪实报道向我们揭示了纽约性虐工作者的职业状况,或许能帮助我们对这个隐秘的世界以及从中折射出来的“人性”有多一点的洞察。
乔治娅小姐发狂了,她去抓戴维的脸并开始推他。
戴维看上去真的害怕了,当乔治娅逼迫他做出解释时他变得结结巴巴——“你的旅行计划改变了吗?”她提示他,“狗把你的家庭作业吃了?你奶奶死了?”
乔治娅打了他几下,打得并不重。戴维只有中等的疼痛忍受度,她一旦打得过重他赤裸的背脊上就会出现红色的印痕。乔治娅小姐(因她本人要求这里使用的是假名)并不是真的对戴维生气,戴维是一位颇具学者风度的男士,他今年48岁,淡黄色的头发中已经夹杂着银丝。戴维今天没有把他许诺过的丝芙兰礼品卡带来,再加上他取消了上一次与乔治娅的约会,约会地点同样是在这个位于曼哈顿的独立性虐工作室里。这两样加起来使乔治娅损失了300美元,但至少现在她可以开心地玩一下了。戴维想要的是受到惩罚,而乔治娅热切渴望的则是施罚,因为做一个性虐女王是乔治娅梦想中的工作。
内容来自nwxs8.com

不穿她那双10号的鞋乔治娅身高6英尺,虽然她臀部平平肌肉发达但她却极有女人味道。她有空手道的紫带段位,她健壮的大腿上穿的是大号丝袜。她喝加了冰块的鲍尔酒,之后还要来上几杯时代啤酒。她是一位聪慧热情的女人,当她同意你的看法时会语速极快地说出“耶耶耶耶”。
乔治娅走上她目前的“非传统”职业生涯经过了曲折的道路。2000年她大学毕业拿到了心理学学位,之后她搬到了西雅图,从那里她开始涉足性虐行业。
“我是从做被虐者开始的,我知道我想被人打屁股。我一生中从来没有被人打过,无论是父母还是别人。正因为有这样的动机我跑到一家会所去接受筛选,”在她的性虐工作室里她告诉我,“你必须经过入职阶段的培训并学会一些规矩,然后他们会让你加入进去参加角色扮演。”
后来乔治娅有了一位没有性虐嗜好的伙伴,有三年时间她不再从事性虐方面的活动。但当她在六年前搬回到纽约时(她原本是纽约州韦斯切斯特人),她立即开始了职业女王的生涯,她在中城西一家商业性虐工作室里找到了一份工作。 nvwang.icu
2008年2月,有一位名叫理查德·本杰明的退休数学教授在一家名为“胡桃夹子”的性虐工作室里陷入昏迷,导致当时的司法部长艾略特·斯必泽对商业性虐行为进行了打击。在一次大扫荡中,在乔治娅工作的那家性虐工作室里有六名女王因涉嫌向便衣警察卖淫而遭到逮捕。
与其遭到同样的命运,乔治娅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作为一名独立的性虐女王她要求客户持有其它同行的推荐信并对他们先行面谈,这样一些谨慎的预防措施使她到目前为止免遭逮捕。(她说扮演女王并不违法,但她有时也涉及一些违法行为如肛门插入等。急功近利的警察不太会查得那幺仔细,他们也缺少必要的演技难以通过充斥着性虐行话的面谈。)乔治娅有意培育自己的客户关系,所以她也不会接受临时起意的生意。这样也有助于她保持一种常态的感觉,“许多到工作室来的人以为我身穿斯潘德克斯的女王装,”她说,“但是不,我只是穿着牛仔裤像是去参加生日派对的样子。”
  • 标签:自己的(22448) 女王(2180) 乔治(15) 艾玛(19) 斯蒂夫(5) 丹妮尔(2) 性虐(1) 美元(1)

    上一篇:我和我老婆的变态生活

    下一篇:我和杨昆玲的玉足罗曼史1到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