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战(转载)

新部长的苦恼~和善的前辈~结花里篇 「你啊,太弱了。」 绫用她的美足踩住我的阴茎,我一点办法也没有地,只能乖乖射出精液来。 「真的很弱耶。这样可不能当部长。」 古部一边笑,一边用巨乳夹挤我的阴茎,我无法逃跑也无法忍耐, 一瞬间达到绝顶,又吐出了精液。 部员们围了过来,看着被古部的乳交搾出精,身体呈大字型,动也不能动的我。 「啊,输给一年级的了呀。」 「真没用。」 「这个新部长,比想的差很多啊。」 「太让人失望了。」 「啊啊啊啊啊啊!!!」 我猛然拉起上半身,我正躺在BF部休息室的床上。 原来是梦啊......我看了看四周,放了心呼了口气。 可是马上,我想到自己为什幺会躺在这里的原因,心情立刻又变的非常昏暗。 我是输给了古部,好多次好多次的被她搾出精来,直到最后昏过去的。 刚才的梦,说不定已经不是梦了......我一想到这,就感到强烈的胃痛。 看了看錶,过了十点,上课方面已经严重迟到了两个多小时。 我身上本来应是沾满了败给古部的白色证据的,但现在身体却很乾净......是古部作的吗? 这样想的话,我恨不得现在马上从世界上消失,我把脸埋进了毛毯里。 「喔?」 突然,社团休息室的门开了,一个拿着营养饮料的女性出现在门口。 是古部吗?这样想,一瞬间我的身 以下为隐藏内容
copyright nzxs8.com

<
王子回来后,说:「刚才有一匹很骏的马,在草原上狂奔呢!速度真是快啊!」   女王说:「哦!是吗?你喜欢的话可以去牵回来!。」   王子高兴的说:「那得我能驯服才行呀!不过真要能骑在那幺骏俏的马上, 那该有多拉风呀!。」   女王心里想:(如果你骑的不是马,而是我那该有多好!呜~阴道里好痒)   王子将酒杯拿起嗅一下(这是真正品酒的程序,闻木塞、拿起杯子摇晃看起 的泡沫、颜色并分几口饮入,且得在口中漱个几下。)   王子说:「今天的酒好像特别呛啊!味道有点奇怪?而且颜色怎幺有点黄?。」   (当然!那是我的尿啊!)   女王说:「皇儿啊!这是从中国进口的特殊酒,名叫雄黄!听说能强健身体 呢?」   王子说:「是这样子啊!难怪我没嚐过,今天我倒要看看中国的秘方有什幺 地方强!。」   就这样王子把女王的尿一饮而尽,女王看了真是乐不可支。   (喝了!喝了!~我的儿子喝了我的尿啊~)   女王说:「怎样?味道如何~」   王子说:「还不错!其实满甜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快感?啊呀!!糟了!   完了」   女王惊慌失措的说:「怎幺了?!什幺东西完了?」   王子说:「母后!我的生殖器肿了起来!」   女王想:(皇儿,你竟然因为喝了我的尿就勃起了~)   女王说:「皇儿,听说那就是这酒的功效啊!~」   王子:「真的吗?那还好!」   女王:「皇儿!既然你现在已经勃起了,要不要插…插…插进…」   王子:「插进?插进什幺?」   女王:「插…插进我的…阴…阴道里来~」   王子听了女王说了如此令人不敢相信的话,非常生气的说:「够了!!这种 话,妳怎幺说的出口?妳不但是女王,而且还是我的母亲呢!还好没人听到,真 是丢脸死了!」   王子说完这些话,转身就走。   女王错愕的站在原地,虽然她早知王子不会答应,不过她没想到王子的反应 如此激烈。   女王后来每次要找王子,他都避不见面。   后来,女王到她统治的乡下去巡视,女王看到一对母子正在吵架。   女王问那对母子为了什幺吵架?   母亲回答:「女王!我这儿子真是不孝,我现在死了丈夫想找个人照顾,我 儿子却不赞成。」   儿子却回答:「我母亲每次都没找到好对象,我怕她被骗,她反而怪我。」   女王深思了一会儿,想到了一个妙计~   女王说:「我判儿子错!刑罚为死刑!」   这时,母亲与儿子都跪下来求情:「女王!饶命啊!下次不敢了。」   女王说:「还有下次?告诉妳,没有下次了!」   母亲与儿子这时都万念俱灰,以为已经到了末路了。   谁知女王这时说了一句话:「除非……」   母亲与儿子问:「除非什幺?」   女王:「因为母亲年纪大了,需要人照顾,而儿子总认为母亲的眼光太差。   既然如此,儿子就有义务让母亲幸褔!」   儿子说:「那是当然!我会反对就是怕她受骗呀!」   女王接着说:「那好!女人的幸褔没有别的,就是性生活的完满。我规定你 这个做儿子的,只要你母亲有性需要,你就要将你的阴茎,插入母亲的阴道里磨 擦膣内腔。」   两人同时疾呼:「这…这是乱伦啊!不行!不行!」   女王:「那只好让做儿子的接受死刑了!」   两人这时沉默不语了一阵后。   儿子:「我知道了,我…我做!」一转身,就抱起身旁的母亲。   母亲惊慌的挣扎了起来道:「不行!女王!如此一来,我们就无法在这个国 家生活下去了。」   女王早就料到她会如此说,于是装傻:「那倒是,这样好了,刑罚暂缓执行, 改天我颁布法令,通过再执行好了。」   如此一来,女王就有了藉口。   回到宫中,女王颁布法令   ─凡女性失去性伴侣,且其儿子已满十八岁,做母亲的可以要求儿子与其性 交甚或结婚。   并且将于一星期后在皇宫前,由女王与王子示范。                 ──>   一星期后,在宫殿前,聚集了许多人,大家纷纷讨论,女王真的会与王子作 爱吗?   女王从里面出来跟群众打招呼!   怎幺看不到王子呢?   后来,一队士兵把王子架上来,原来王子还是百般不愿意。   王子被带到床上,四肢被绳子捆住了,女王说:「各位同胞们,我现在要以 身作则,不然这道法令就没人要遵守了。」   女王迫不及待的把王子的裤子脱下,抓住王子的阴茎,套弄了两下。王子忍 不住叫出了声~~   女王高兴的张嘴,含住王子的阳具,并且上下套弄着。   王子毕竟是男人,没多久,就硬得高耸入云。   女王见状,就趁机跨上王子的腿上,抓着阳具将龟头对准自已的阴道口,腰 部一沉。   王子猛地一颤。   女王就这样一上、一下的摆动臀部,几回合下来,王子终于忍不住,将精液 全数给了出去。   事了,女王满足的瘫在王子的身上。   (其实不是很满足,但有过女王就很满足了!)   女王将王子身上的绳子解开,本以为就此结束了。   谁知,王子从背后抱住女王,女王回过头:「你怪我吗?」   王子:「反正都已经做了,还怪什幺?」   王子又将阴茎插入女王的身体内,双手握着母亲的胸部,划圆的搓揉着。   女王红着脸,又惊又喜,享受着王子的性交。   这时,宫殿前早已空无一人。   原来,所有符合条件的人都赶回去「遵守法令」了。   当然也有一些不符合的、如男孩子才十三岁或老公还没死的啦!   反正此后这小国的风俗就这样定了下来。绫香「……说起来,学长您的身体锻炼的真的很棒呢?可以让我们稍微摸一下吗?」 裕介「诶…」 等裕介反应过来,两人已经不知什幺时候坐到了裕介的两边,把裕介夹在中间,开始把手伸到衣服裏抚摸裕介的身体。 (摸摸~) 优希「哇啊?学长的身体果然很强壮呢~」 两人必要以上地把自己紧贴在裕介身上,同时之前若有若无的体香也突然间浓郁起来一般,像裕介袭来。作为女子田径部的成员,两人的身体同样也恰到好处地富有张力,而在这种耳鬓厮磨的状态下被这样上下轻抚了一番,裕介便再也无法压制自己的兴奋。 优希(呵呵…还差一点点就…?) 优希开始用特殊服务般的手法,从脚部再到膝盖、大腿,一点一点地、慢慢地、一边故意让裕介着急一边往上抚摸着。 而绫香则是钻到了裕介身后,从手腕到肩膀、胸口,时不时若无其事滑过乳头,彷彿配合着优希的节奏般一同向裕介输出着快乐。 裕介「餵、餵…差不多不要这样了……」 而面对裕介的恳求,两人却毫不在意地道出了令他不敢相信的事实。 绫香「…?、学长,您有没有想过,为什幺一直到现在,女生的运动社团总是能战胜男子部呢?不觉得不可思议吗?这是因为啊……有我们这样的『诱惑部队』存在,可以在选拔战前这样来诱惑对方的男生,把他们迷的服服帖帖呢?」 优希「而学长您就是这次的目标啦~?」 裕介因为震惊,一直过了好一会才重新理解的现在的状况。这才明白原来刚刚的所谓过来加油也好抚摸身体也好,都是对方设计好的。 绫香「来吧学长,不要想那幺多了,来跟我们做很舒服的事情吧?」 这样说着,两人合力把裕介的衣服一下子脱了下来,并顺势把他压倒在了沙发上。 「呵呵…学长?刚刚为止不是还一直盯着我们的小裤裤偷看个不停吗~。我们可是很清楚的哦」 优希这样说着,掀起自己的迷你裙,跨坐在了裕介的脸上、把裕介的脑袋夹在自己的两腿中间。 优希「来吧来吧?不用客气哦,想看的话就这样正大光明地看个够嘛~~」 受到这样强烈的刺激,裕介的阴茎就像要爆炸一般高高地挺立了起来。 绫香「那幺我就负责这边了?」说着,绫香便也跨坐在裕介身上,开始用熟练的技巧套弄着裕介的阴茎。 绫香「学~长,感觉很~~舒服对吧~?」用那种柔软而甜蜜的声音,绫香轻轻地说道。 因为刚刚在谈话中已经暗暗受到了许多诱惑,所以现在在优希与绫香两人的直接攻击下,裕介连一分钟都没有忍住…… (噗咻!噗咻!) 绫香「呵呵?出来了好~多呢~。但是可别以为这样就算完了哟~」 因为视野被优希遮住,裕介没有办法看到自己的下体。只是突然感到股间传来一些违和感。 绫香「呵呵呵?学长?现在学长的那个地方感觉到了吗?学长的小弟弟已经我的小裤裤捕获了哟~现在开始就要用我的内裤来摩擦学长刚刚射精过后还十分敏感的龟头了?,请做好觉悟哦」 绫香说罢,开始集中摩擦起了裕介的龟头。 裕介「呜……啊…拜託快停下……」 简直就想要哭出来一般,裕介开始想绫香恳求停下。但是嘴巴马上被骑在脸上优希堵住,无法顺利的说话。而另一边,绫香还是毫不犹豫地对龟头发动着快感攻击。然后稍过了一小会…… (噗咻!噗咻!) 绫香「啊啊~~又射出来了这幺多呢~?这条内裤已经不能用啊~?那就送给学长当留念的礼物好了?」绫香毫不介意地把沾满精液的内裤往旁边一丢。 绫香「但是仅仅是这样,我们的诱惑地狱还远远没有完呢?」 这样说着,绫香又开始换着不同手段套弄着裕介的阴茎。 ………… 从那开始不知道经过了多长的时间,裕介就这样一次又一次地在绫香高超的技巧下强制射精。而不断被夺走体力也使得他到后边已经完全无法反抗骑在自己脸上的优希,几个小时过去,裕介已经连整个肺都吸满了优希内裤的香味,脑子裏也完全没有办法思考明天比赛事情的空间了。 优希「啊拉,已经到了熄灯时间呢?那幺虽然很遗憾,不过拜拜啦……对了!我的这条内裤,也送给学长当加油的礼物好了?之后就一个人好好加油再多自慰几次哟?一直到明天连跑都跑不动的程度,就这样回忆着我们两个的诱惑,像猴子一样不停地自慰吧~说好了哟~?」 优希?绫香「那幺就这样学长,明天的选拔战要加油哦?」 这样说着,两个人相视而笑地回到了女生宿舍。 选拔战当天,因为昨天在优希跟绫香回去后,裕介还是没有忍住,用两人的内裤自慰了无数次,所以现在已经完全处于两眼无神的状态。体力也几乎完全被榨干了。但是因为身负男子田径部的希望,如果不上跑道的话,又会被视为女子部的不战而胜。裕介只好一边忍住股间不住穿在的酥麻感,一般艰难地向更衣室走去。 因为男生这边参加选拔战的只有他一个人,所以平时熙熙攘攘的更衣室现在出奇的安静。裕介换好衣服后就在长凳上坐下休息。主要也是为了能让自己的心裏多少能够静一下,就这样安心等待场务来通知自己比赛开始。而不一会,休息室的门就被轻轻地被推开了。 裕介(嗯?这幺快就到开场时间了吗?) 但是事实并非如此,推开门进来的人是…… 优希「学长?昨天真是多~谢啊(笑)」 绫香「嗯哼哼?看您现在的样子,应该是在我们回去以后还自慰了很久吧?」 彷彿故意要唤醒裕介的回忆一般,两个人都是做跟昨天一模一样的打扮。 裕介「这次你们有事来干嘛的?我已经不会再上你们的诱惑的当了!」裕介一脸愤怒的表情大声道。 优希「事到如今,就算学长您再摆出这幺兇的表情,对于看过了昨晚您那不像话的样子的我们来说,也一丁点儿都不可怕哟~~~」 绫香「而今天我们就是来再给您最后一击的?」 于是,两人就这样凑近身体,把裕介维持站着的状态、一前一后夹在中间。 优希「来吧学长…?感觉如何啊,我的胸部…?今天就用这个来让学长爽到什幺都不知道吧?」一边说着,优希一边把自己挺拔的巨乳压在了裕介胸前。 绫香「很舒服吧?那我的胸部又怎幺样呢~学长?」绫香也在后面,不断地用自己的胸部蹭着。 不消一会,裕介的肉棒就又笔直地站了起来。 绫香「再像昨天那样子让您射个痛快吧?出来吧?出来吧?」 优希「今天要让射多少次好呢~?」 裕介「咕……快停下…」虽然还能鼓起些许的理性抵抗,不过已经没有什幺意义了。 (噗咻!噗咻!) 绫香「呵呵呵?很容易就出来了呢~?这样子真的好吗?明明裏选拔战开始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呢~?」 优希「只是射了一次而已,弄到都湿漉漉的了。流失这幺多精力真的不要紧吗~?」 裕介「呜呜…可恶…」 优希「那幺就这样一直到选拔战开始前一刻,都要不停地让你射下去喽?」 昨晚和今早的快感攻击下,裕介已经完全丧失抵抗两人的力气了。股间麻痺到连站稳都困难,只能瘫倒在后面的绫香胸部裏、由绫香帮忙撑着、束手无策地承受着两人的连续爱抚。但是又是几轮射精后,因为这两天已经射精太过多次,裕介的肉棒显然开始变得有些萎靡不振。 裕介(这样子就不用再射了吧……) 裕介虽然已经意识恍惚,不过还是长舒了一口气 但是就在这时…… 优希「那裏看起来有些提不起精神了呢,差不多该开始做那个了吗?」 绫香「说的是呢?那幺就开始吧?」 裕介(什幺呀,「那个」到底指的是什幺……) 优希?绫香「呵呵呵…呵呵呵……?」 两人稍稍加快了手上的动作,通过昨天一晚上的观察跟刚刚几次确认,优希与绫香已经完全确认了裕介的性感带。现在,手指在肉棒上具体沿着那条线滑动能带来更大的快感,两人已经比裕介自己还要清楚了。在针对性感带的一番刺激后,裕介的肉棒很快恢复的精神。 裕介(啊…又要射了……)
  • 标签:自己的(22448) 女王(2180) 说着(3665) 两人(1297) 王子(71) 米兰达(17) 性器(48) 西索(3)

    上一篇:我和女经理的丝袜交往

    下一篇:悲凉沼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