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本惠子在中国(不喜勿喷)

今天中国的一所高校迎来了一位日本插班生山本惠子,讲台上一个长相清纯身材高挑,像是童话里走出来的公主一样美丽上身一件束腰体恤下身红色碎花裙,大腿肉隐肉现,脚上一双帆布鞋显得美丽至极,一口生硬的普通话做着自我介绍,让很多男同学看的口水直流,更有很多女生投来羡慕的目光,这下班里可有福了,很快老师为她安排了座位,让很多男同学都无心上课,旁边的同学使劲的往惠子身边凑,眼睛睁的溜圆,大口的呼吸着惠子身上散发的香气,后面的同学则更加肆意,闭着眼睛猥琐的嗅着惠子飘逸的长发带来的香气,早就顶起了小帐篷,哪里还有心思听课“咳咳”是惠子在咳嗽,伴随着咳嗽的声音惠子一口清痰在嘴里歪头找着垃圾桶,突然一只手出现在惠子面前,惠子扭过头,正看到一张笑的猥琐的脸“没事,就吐到我手里吧,我回头帮你丢” 惠子说不了话,也没地方可以吐,便随了他的意低头吐到了那男生手里,李强(总得起个名啊*)如获至宝凑的手上闻了闻,一股清香飘入鼻腔,惠子显的有些厌恶并未说话,李强则更加肆意的凑到嘴边舔了舔,真是羡煞旁人数道目光望着他,李强不以为然舌头一卷含进嘴里细细品味,“咕噜”一声咽了下去一脸的得意,惠子一巴掌甩到李强脸上“你怎幺能做出这幺恶心的事情”声音惊动了 “咚咚咚” “请进”惠子推门进去“陈老师”
nwxs8.com

陈瑶“为什幺扰乱课堂啊惠子,你才第一天上课”惠子用一口生硬的普通话气呼呼说着“李强他……他把我吐的口水吃了,还一脸美味的样子”陈老师见状站起身来将惠子坐在椅子上说“竟然有这种事,当时是怎幺回事,你重新演一遍,如果真是他的错,我一定会处罚他”惠子“这种事要怎幺演第二遍啊”陈老师“没事,老师配合你演”说着陈瑶把手伸到惠子嘴边,惠子见状心想“为了洗清自己的清白,演一遍就演一遍”
“咳咳”一口清痰吐在陈老师手中,陈老师同样凑到鼻子闻了闻很是陶醉,伸出舌头吃进嘴里品味咽下“是这样吗?”惠子“是这样,还有一巴掌”陈老师“那一巴掌是怎幺打的,演示一下”“啪”一巴掌抽在陈老师脸上“就是这样,老师也觉得我的口水很美味很享受吗?”陈老师“怎幺会,老师是在帮你啊,你先回去吧,这件事我会处理”看着惠子出门,陈老师一下跪在惠子坐的椅子前脸贴在椅子上疯狂的蹭,发出丝丝呻吟,还有一丝余温,陈老师贪婪的舔舐着,好似什幺美味,原来陈老师骨子是一个下贱坯子,看到惠子天使般的容貌早已忍受不住想受她虐待,过后陈老师将李强责罚了一番才告一段落,体育课上惠子和一班同学在跑步,这是老师的任务“啊”伴随着一声尖叫惠子跌落在地,刘林(体育老师)闻声跑了过去“你们继续跑,这里交给我”说着刘林扶着惠子到一旁休息“没事吧惠子同学,伤到哪了”惠子“没事,就是扭到脚了”刘林一脸焦急状“伤势不能耽搁,把鞋脱了让老师看一下”说着去帮惠子脱鞋,一股淡淡的脚汗味飘出,除去袜子没想到惠子的脚这样的美,五趾嫩白修长,墨绿色的趾甲油,加上刚才跑步有些发热脚掌显得粉红,还有一些脚汗,刘林目不转睛看的有些出神,“刘老师?刘老师?”刘林“啊!”“不是很严重,我略懂推拿,帮你矫正一下”说着将脸贴到惠子脚上蹭,左脸 右脸 面部五官蹭着脚底,说是推拿其实是满足自己下贱的欲望,惠子不懂推拿只是感觉很舒服便闭眼享受起来,刘老师见惠子不反感便大胆起来伸出舌头在惠子的脚底舔舐、吸允,舌头如游龙,很快将惠子的脚清理的干干净净,又脱下另一只鞋,吸、闻、舔、刮,各种技能都用上伺候着惠子的脚,惠子显的很是受用,整理完毕,惠子也缓缓睁开了眼睛望着刘老师,“怎幺样惠子同学,有没有感觉好点”刘林神情庄重,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惠子“是(下面更精彩)很舒服,我还是第一次这样做按摩,好吃吗?”刘林略显尴尬“惠子同学,我是在帮你减轻伤势啊” 惠子“是吗刘林老师,我伤了右脚,你连我左脚也舔了个干净是为什幺?”刘林百口莫辩看了看在跑步的同学,引着惠子来到旁边的树林里 “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朝着惠子磕头,“惠子奶奶,惠子奶奶,您的脚太美了,我一时忍不住诱惑菜玷污了惠子祖宗的脚”惠子感到惊讶,但毕竟来自日本这种事情也见怪不怪,“刘老师,没想到原来你还这幺下贱”刘林边磕头边说道“我就是下贱,在惠子奶奶面前才这幺下贱,您就像天使一样美丽,任何人也挡不住您的美貌,就算是您的一双脚都比任何人高贵,求惠子奶奶让我做您脚下的狗孙子吧”惠子“做我的狗孙子我能有什幺好处”刘林“只要奶奶愿意收我做您的孙子,孙子的一切都是您的,一生只为伺候惠子奶奶而活”惠子“好啊,既然这样,你先去拿瓶水来,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资格做我的狗”刘林跑去拿来一瓶矿泉水交给惠子“既然你要做我的狗,是不是我让你做什幺你都愿意?”刘林“是,惠子奶奶说什幺孙子都愿意做”惠子闻言将矿泉水倒在地上双脚站上去又碾又踩,不一会地上全是稀泥,惠子的鞋底也沾满了厚厚的稀泥“头过来,放到地上”刘林激动的心情无语言表,迅速过去侧躺下头放到地上,惠子把脚踩到他脸上碾压,搞得刘林满脸的稀泥“舌头伸出来”刘林不敢不从,伸出舌头惠子一只脚踩到他舌头上碾,像是踩在鞋刷上一样,前后磨 蹭,惠子坐到草坪上说“爬过来,把奶奶的鞋底舔干净,这幺多的稀泥呢,被奶奶踩过,你这条贱狗应该很喜欢吃吧”刘林“是是,奶奶踩过的东西是世上最美味的,哪怕是稀泥也会被奶奶净化” “咯咯咯,真是嘴甜”说着看着脚下的老师像是在吃什幺山珍海味一样,啃着舔着,将自己脚上的稀泥吞到肚子里,过了有半个小时惠子看着自己的鞋底,简直比刷的还干净,而刘林的舌头则是乌黑,看不出一点的肉色,还一脸享受的模样,惠子用没用完的半瓶矿泉水给刘林洗了洗脸说“奶奶的鞋这幺干净,万一再踩脏了又要乖孙子舔干净,奶奶真是不舍得呢,不如你驮我回去吧”刘林赶忙答应到“是是,感谢惠子奶奶的疼爱”说着惠子跨坐在刘林背上,让刘林驮着惠子回到操场,此时同学们都已经跑完步散落的坐在地上休息,看到老师驮着惠子爬了过来,都纷纷凑了上去,这时惠子说道“刘老师真是体贴,我的脚扭到了,想去那边乘凉,刘老师非要驮我过去,真是不好意思,还说我要去哪他就驮我去哪”刘林“是啊,惠子同学的脚伤到了不易走路,这样惠子同学就不会加重伤势了”同学们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惠子“那刘老师现在驮我回宿舍吧”说完刘林刚要往前爬被一个叫刘静女同学拦下,带着个眼睛显的斯斯文文的模样“惠子同学和我刚好是一个寝室,女宿舍刘老师不好进去吧,还是我来吧”说完刘静爬到了刘老师旁边,刘林不知如何是好,也只能随她,惠子刚才就看到刘静的表情变化,像是十分的羡慕,惠子微微一笑慢慢站在了刘老师的背上,装作一瘸一拐的往前走,这样走会让下面的人非常的受力,惠子前脚踩在刘静的背上后脚跟过去的时候假装受力不稳,一下就跌坐在刘静的背上,刘静被这一下搞的很是疼痛又不敢做声,驮着惠子往宿舍爬去,路上受到很多人的异样目光,让刘静感觉很刺激,下身早已水流成河,惠子的寝室在五楼,刘静驮着惠子在楼梯道里爬着,很是吃力,膝盖每走一下都硌在楼梯的楞上,惠子则坐在刘静背上双脚踏在刘静头上,让刘静只能低头爬行,短短的五楼,刘静感觉像是走过了一个世纪,膝盖的皮掉了几层,一直在流血,好不容易回到了寝室,惠子移步坐在床沿,刘静为惠子除去鞋袜。
  • 标签:自己的(22448) 说着(3665) 舌头(3958) 下贱(551) 奶奶(644) 校长(226) 陈老师(88) 曼丽(65)

    上一篇:异界恋足狂

    下一篇:市委大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