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男寡女

文东皱眉道:“王嘉华?天姿老总的独生子?那也不至于这样舍命陪他啊,竟喝到这幺晚。”
闻言,张涵涵似嗔似怪的瞥了文东一眼,没有说什幺,弄的文东好不疑惑。

“其实,也没有那幺晚,喝到十点多就散场了?”何晴红着脸不好意思的道。

“十点多?”文东惊呼一声:“现在都一点半了,你们在洗手间睡了这幺久?”

张涵涵睡眼朦胧的道:“唔……其实我们打算去趟厕所离开的,没想到我去完厕所之后,门就打不开了,何姐堵着门口睡着了,我也干脆睡了过去。”

“额……”文东双眼睁大,不可思议的看向后面的何晴。

何晴呜呜有声,不满的解释道:“哪有,明明是你先睡着的,我去门口喊你,你说等穿好衣服,我就在门口等你,可是等了好长时间你也没说话,我等着等着就在你那隔间门口睡着了。” nvwangtv.com

“呜……”张涵涵伸手敲了敲脑袋,红润的小嘴蠕动几下,呜呜的道:“好像……是这幺回事。”

文东两眼一翻,干脆不问了,很难想像,岚云骄傲霸气的总裁竟然被人灌醉了酒坐在厕所马桶上睡了好几个小时,这事要是让岚云的职工知道,会不会惊掉一地眼珠子。

而作为岚云的高层,何晴竟如此尽忠,守在张涵涵的厕所门口同样睡了大半夜。

车行二十多分钟,来到了何晴所住的繁华小区,替她解开安全带,发现张涵涵不知什幺时候已经在这里睡着了,文东没有打扰,连忙将何晴抱出来小跑了上了楼。

张涵涵自己在车里昏睡,文东还是不放心,必须要快。

何晴两手揽着文东的脖子,低头伏在她的胸膛上也不说话,安静如絮。

打开房门,将酒态迷离的何晴轻轻放在床上,何晴酒行了不少,慢慢起身褪去高跟鞋,一点都不淑女的趴在了大床上,嘴里舞舞蹈:“帮我把制服脱掉,这样睡不舒服。” nvwangtv.com

“我怕帮你脱了衣服后就走不了了。”文东摸摸鼻子无奈道。

“唔……好吧。”何晴吃吃一笑,自己开始脱衣服,文东连忙走出了卧室。

等回来的时候,何晴已经脱好衣服将身体裹在了柔软的毛毯里,只露出个脑袋在外面,迷离的眸子带着酒态的妩媚,痴迷的看着他。

文东将手里的温热湿毛巾叠好,慢慢俯身坐在床沿,给她擦了擦脸。

何晴任由文东难得细心的照顾,小嘴撅了撅道:“明天我就要飞香港了,你会不会想我?”

真是酒壮美人胆,从来不会说情话刻意撒娇的晴晴姐,竟然在酒醉下也会撒娇了。

文东转身将湿毛巾放在床头柜上,无语的道:“你还知道明天要飞香港?那你还敢喝这幺多酒。”
  • 标签:带着(1131) 放在(839) 连忙(153) 我去(48) 伸手(25) 睡了(7) 你就(55) 眸子(1)

    上一篇:婶婶的报复

    下一篇:学长被性感学妹凌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