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城传奇

星期五的夜晚,陈门铳铳走出了公司。他以基层管理者的职位隐藏自己的身份已经三月,朱门学习小组的一切计划都按序进行。可他一定想不到,不久以后,他将遭受平生最大的耻辱。 走过了曾经繁华的健康路,他转到了一条僻静的小路上,那里很黑,也很窄。他是骑着车的。突然间,在一个岔口,窜出一个骑车的黑影。他们迎面撞上了。陈门铳铳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个女生。那个女生长得很漂亮。她身穿一身紫色的衣服,下面穿了一双黑色的棉袜,一双红色的帆布鞋。时隔5年,陈门铳铳绝对不会想到他与lettuce的重逢是这种形式,不过,这个时候陈门并没有认出她来。
"你干什幺?也不知道看着点?瞎了??!"
陈门铳铳有点惊讶,他想象不出一个长得如此端庄的女孩会说出这样的话。不过他可是陈门铳铳,世面见得多了。
他轻松的应对着:"不好意思,我不是成心的"。 copyright nzxs8.com
"不好意思就完了?!!我的袜子和鞋都让你的车子碰脏了!你得给我弄干净!"
陈门铳铳心想:遇到个不依不饶的,这可怎幺办?他说:"那你说该怎样呀?"
"怎样?你给我舔干净!!!"。
星期五的夜晚,陈门铳铳走出了公司。他以基层管理者的职位隐藏自己的身份已经三月,朱门学习小组的一切计划都按序进行。可他一定想不到,不久以后,他将遭受平生最大的耻辱。
走过了曾经繁华的健康路,他转到了一条僻静的小路上,那里很黑,也很窄。他是骑着车的。突然间,在一个岔口,窜出一个骑车的黑影。他们迎面撞上了。陈门铳铳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个女生。那个女生长得很漂亮。她身穿一身紫色的衣服,下面穿了一双黑色的棉袜,一双红色的帆布鞋。时隔5年,陈门铳铳绝对不会想到他与lettuce的重逢是这种形式,不过,这个时候陈门并没有认出她来。 nvwang.icu
"你干什幺?也不知道看着点?瞎了??!"
陈门铳铳有点惊讶,他想象不出一个长得如此端庄的女孩会说出这样的话。不过他可是陈门铳铳,世面见得多了。
他轻松的应对着:"不好意思,我不是成心的"。
"不好意思就完了?!!我的袜子和鞋都让你的车子碰脏了!你得给我弄干净!"
陈门铳铳心想:遇到个不依不饶的,这可怎幺办?他说:"那你说该怎样呀?"
"怎样?你给我舔干净!!!"。
开了门,lettuce把陈门铳铳推进了屋里。他们走到了鞋架前,lettuce拿掉了陈门铳铳嘴里的袜子,对他说:"你,跪下,给我换鞋!!"陈门铳铳马上跪下了。"用嘴呀!"lettuce强调到!陈门铳铳跪着用嘴先解开鞋带,然后费力地用牙咬住鞋底,拽下了lettuce的鞋。之后,他从鞋架中拿出一双拖鞋,正准备给lettuce换上,被lettuce一脚踢倒在地。"狗奴才,竟敢用手给我穿鞋,用嘴叼。"陈门铳铳没办法只好一只一只地叼起拖鞋,给lettuce穿上。
  • 标签:自己的(22448) 看着(17915) 说着(3665) 痛苦(251) 蹂躏(52) 机关(3) 讨饶(19) 朱门(19)

    上一篇:孙雨涵的奴

    下一篇:姐姐的幸福奴隶6(姐姐的责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