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合集上

月份刚开始,我就带着我的新相机去了武汉。作为南方城市典型的高温代表,武汉的气温也不负所望,直接飙升到了37度。不过这也有好处:那就是妹子们都穿的“凉快了”!我也可以趁机拍几张美腿照发到网上。对了,先自我介绍下,我叫范坑,但我长得不坑,也算是帅的有点气质了。不过我从高中开始就喜欢上了妹子们的腿,甚至幻想过被妹子用美腿踢我的下面,不过。也只是想想。我端着相机正物色着街上的美女,一下就发现了一个目标!只见她穿着一袭彩色长裙,裙子刚好到脚踝的地方,而她的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的凉鞋,关键是她的长腿在裙子里若隐若现,让我不自觉的对着她的美腿按了几下快门。她也没有察觉,径直走向了前面的广场上。我看着她的背影,一股神秘的欲望催使着我跟了上去。来到广场,发现这里真是人山人海,原来广场上正在举报东方同人展。也有很多cosplay的妹子,但我的目光全都集中在那个长裙妹子身上了,目光只是一瞟便又回到了她身上。只见这个美女来到了一个头饰展柜,笑脸莹莹的开始选购起来,我就在另一个柜台用照相机不停照着她的美腿和身体。生怕遗漏了一个镜头。过了一会,她选了一个粉色发带的头饰,把自己的头发扎成了两束,我一看,瞬间便看呆了。真的是,萌萝莉啊!就在我看呆的时候 周林是一所大学的学生,由于家住偏远农村,周末他常常不回家。那天黄昏,学校除了看门老头再没有一个人,他在校园#场上独自打篮球,这时,背后走过两名女孩。一个是全校最漂亮的,名叫盈盈,黑亮的皮夹克,牛仔裤,白运动短袜,白色旅游鞋;另一个叫张玲,红大衣,石磨蓝牛仔裤,脚上是一双火红色长统皮靴。 qi.|oL9p x4pl#~Su 周林后退时,一不小心踩住盈盈的旅游鞋。他回头看了看本想道歉,但觉得对两个女孩子也无所谓,就没作声。 w6'o<= “我#你妈,眼瞎了?”盈盈猛然间抬脚踢在他的下巴上。盈盈的耐克牌旅游鞋,踢在他的下巴上发出闷闷的“嘭”的一声。周林没想到盈盈的腿踢得这样快这样高,差点被踢得跌倒。(殊不知,盈盈是从小学舞蹈的。)他愤怒了,准备还击。此时,张玲也动起武,和盈盈一起打周林。 j,8*Z~\5 周林做梦也没想到,这两位娇弱的女孩,打人的手段竟然非常专业,腿踢得很高、很准。很快,周林的嘴上、脸上就挨了几脚。他眼看招架不住,就急忙往宿舍逃去。谁知,两个女孩紧追不舍,一直追到宿舍里。 6I.N:)= “臭小子,敢惹我们姐妹!”说着,刚刚追进门里的盈盈飞起一脚踹在周林的脸上。这时,紧跟进门的张玲把宿舍门从里反锁起来,也冲来对周林踢打。周林很快被踢倒在地。盈盈和张灵抬起脚一边骂着脏话,一边照着周林的头就是一阵踢、踹、踏。踢累了,两位女孩就抬起脚猛蹬周林的胸脯,并用鞋底和靴跟蹬住周林的嘴使劲地拧。 Ultx|qU 非人的折磨经历了十几分钟。两位女孩停止踢打,盈盈从牛仔裤屁兜里摸出一盒希尔顿香烟,递给张灵一支,自己一支,吸了起来。 qDxz`}Ly= “爬起来,跪下!”盈盈凶狠地说着,然后一屁股坐在床沿上。周林已经被踢懵了,乖乖地跪盈盈脚边。盈盈翘起二郎腿,旅游鞋在周林脸前一晃一晃的。“你说怎幺办吧。”张玲从后边走过来,伸手揪住周林的头发。 M3Q#=yy$D$ “我跟你们正式道歉。” xO`w| k “你#,已经晚了!”说着,盈盈抬起脚,用鞋底照着周林脸上就踹了几脚。 :=UiEDN@ “你们说咋办就咋办吧,别再打我了。”周林哀求道。 MGCwT@P “咋办?”盈盈用鞋尖抬起周林的下巴颏,笑着说,“用舌头给姑奶奶把鞋舔干净了。”……“这……”周林刚一迟疑,张灵揪住周林的头发用力往后扯,周林疼得张开了嘴。此时,就见张灵发坏地一笑,樱桃小嘴微微撅起,顿了顿,一口唾沫唾进了周林的嘴。 :=+s^K 此时,周林的双手被张灵从后捆了起来。“舔啊!”盈盈愤怒地冲着周林的嘴踢了三四脚,周林连忙低下头,匍匐在地上,伸出舌尖仔仔细细地舔着盈盈的鞋,从鞋帮到鞋尖,包括鞋底与鞋帮的接缝,周林都舔到了。 T?I&n[Y| 盈盈的鞋其实并不脏,新买的,顶多穿了两天,纯白色皮子的,散发着皮革的新鲜味道。后邦子上还有两个俏皮的彩色小卡通像,周林一一舔过。舔了二十几分钟,一双俏气的旅游鞋舔得洁白发亮,盈盈前后看了看,白皙的俊脸露出两个酒窝。接着,她又坐下来,翘起二郎腿,勾起脚尖轻晃悠着鞋底,骄气地命令:“狗奴才,给本小姐把鞋底舔干净!”周林一迟疑,盈盈已经把鞋底踏在了他的嘴上,侧着头,银牙微咬,用力蹬着。周林只得伸出舌尖连亲吻带舔。此时,盈盈突然鞋底一用力,把周林仰面朝天蹬倒在地。 is}o5\JEL 接着,盈盈双脚踏在周林的胸脯上,叫道:“狗奴才,伸出舌尖来!”周林遵命,盈盈笑了笑,抬起一只脚踩在周林的舌尖上,稍稍用力把他的舌尖踩进嘴。“用力往上顶舌尖!”周林遵命,可是刚用力伸出舌尖,又被盈盈的鞋底踩进嘴。 {d.`0v9h 透过盈盈鞋底的轮廓,周林看到她那秀气的脸庞,这个美丽的女孩,为何如此恶毒?突然,盈盈把蹬在他嘴上的脚停下来,踏在胸部的脚抬起来,全身的重量几乎都压在了周林的嘴上。这时,张灵坏笑着,抬起长筒靴冲着周林的头踹了下来。周林晕死了过去…… Ro*$7j0!Hf 二 GrGgR7eC#P 一阵强烈的窒息之后,周林苏醒了过来。他发现张玲正站在他的脸上。一只红色漆皮长统靴的后跟插在他的口中,另一只踏在他的额头上,轻轻打着节奏。靴子长及膝盖,闪闪亮光晃得周林双眼一时发花。顺着靴跟,再顺着靴筒,他看到张玲那富有青春活力的大腿。天哪,周林布不经意间竟然看到了张玲那件白色镂花内裤。 iNZ'qMH22 恍恍忽忽间,他听到站在他头上的张玲正在打手机:“喂,是姬小影吗?哦,我是二小姐。啥?我老爸从以色列寄回钱了?好好,你先不着急去取。听着,先赶快开上那辆宝马车来学校接我,我捉了一条狗……” Hv>A$x$q 哦?张玲莫非就是学校传闻中的“狂冰魔女”吗?周林是去年来到这所大学的,他曾听人说艺术系二年级有个“魔女梦之队”,共有7名女生组成,“狂冰魔女”便是队长。据说“狂冰魔女”的父亲是个大富豪,常年在中东地区经商。他专门给女儿雇用了一位女保镖兼司机,叫姬小影,是女子特警队复员的。另据说,“魔女梦之队”这7位女生个个天生丽质,她们曾经代表学校参加省里的大学生健美#大赛,获得冠军。为什幺叫魔女呢?据说,她们性格狂放不羁,挥金如土,心狠手辣,就连学校男生中的“龙头老大”见了她们腿肚子都发软。一次,大四一位老混混调戏“七魔女”中的老小,结果在午休时被这七位女生拦在水房里,被踢打的死去活来,鼻梁骨被踢折,下嘴唇被踢穿,最后跪在地上磕响头叫奶奶。 X's-i! 看来,这次惹了“魔女梦之队”,闯下大祸了……周林边嘀咕着,屈辱之中,小弟弟也不知怎的,竟然愈来愈硬,硬是把牛仔裤撑起一个小小的“富士山”。就听站在一旁的盈盈一声娇骂:“狗奴才,你还不老实啊?”说着,抬脚踏在他的“小弟弟”上,来回揉搓着。周林甚至能感觉到盈盈脚上旅游鞋鞋底的柔韧性,浑身像触电一般,那种感觉欲死与活。眼看就要狂泻了。这时,盈盈突然停止揉搓,用鞋尖狠狠拧住周林的小弟弟,使他欲罢不能。片刻,才将脚抬起。 mHE4Es0 这时,张灵从他脸上跳下来,一把揪住他的头发,说:“臭小子,等一会儿让你更刺激的还多呢。”接着,她命令周林把身上、脸上的鞋印擦干净,跟她们走一趟。“求求您,魔女姑奶奶们……”周林不敢想象这些残忍的美女将怎样整他,他翻起身归张灵的脚下,仰起头,抱着张灵的秀腿苦苦哀求着。张灵抽出腿,用靴跟重重的踢在周林的头上,怒骂道:“臭小子,你把本小姐的靴子也弄脏了,你赔得起吗?三千多块钱呢。听着,得会儿上了车,给我用舌头舔干净!”周林的头立刻被踢出一个血包。 R|% 3JE0 万分恐惧中,周林只得照办,用湿毛巾把身上脸上的鞋印擦干净。忙乎间,张灵的手机响了,原来,姬小影已经开着宝马车到了学校门口。就这样,周林战战兢兢跟着张灵和盈盈,走出校门,进了张灵的白色宝马车中。 _- H uO/ 开车的姬小影,身高一米七,二十三四岁的模样,她话语很少,脸色总是冷冷的。一身黑衣,蹬着一双黑亮的平跟马靴,后脑勺盘着一个圆圆的发髻,额头光洁,脖颈修长,脸色白皙,戴着一副墨镜。车子里飘着法国香水味,玻璃上贴着太阳膜。张灵、盈盈以及周林都坐在后座。 b#FN3AsR 车子启动之后,盈盈突然挥起玉手重重的打了周林一个耳光:“这里哪有你的座位?跪倒座子下面去!”周林乖乖地跪了下去。张灵抬起一只靴子,用靴尖挑起周林的脸,说:“你该做些什幺还用本小姐告诉你吗?”周林怔了怔,马上反映过来,他心底积聚着巨大的耻辱,但丝毫不敢反抗。因为他已经领教了这两位魔女的厉害,更何况开车的姬小影是女子特警队复员的。 W@GcE;#- 他闭住眼睛,颤抖的双手捧着张灵的长统靴,伸出了舌头,轻轻舔着。“睁开眼,看着本小姐!”张灵娇喝道。周琳睁开眼,他发现张玲薄薄的红嘴唇微微下撇着,就像看贱狗一般轻蔑地瞅着他。 >V;JI;[ 轿车在繁华的大街上疾驶着。人们怎幺也想不到,车中,两位美少女正在蹂躏着她们的“猎物”。 7=N=J<]pl 突然,盈盈兴致所来,要求周林同时为她们两人“服务”。张灵会意地点点头,用靴子蹬住周林的脖颈,把他仰面朝天蹬倒在地。他平躺在车内,张灵把两只靴子都踩在他的脸上,命令他用舌头把靴底好好“打扫”一遍。而盈盈则扒开周林的裤子,脱下自己的旅游鞋,用那双穿者肉色丝袜的玉足蹬在周林的小弟弟上。盈盈的命令是:“狗奴才,那阵子你不是挺不老实?现在,用你的‘小弟弟’给姑奶奶做做‘脚底按摩’!”此时,周林的“小弟弟”坚挺起来,他努力控制着自己,收缩着“小弟弟”,为盈盈做‘脚底按摩’。在上边,他也没敢怠慢,用嘴含住张灵那15公分高的靴跟,舌尖不停地打着转,做着“清洁工作”。 (k"|k 说不清是紧张还是兴奋,倏然间,周林控制不住自己了,下边就像决堤的大坝,狂泄了,盈盈的一双玉足顿时被“水漫金山”。他听到盈盈的娇斥,他感到张灵愤怒的双脚开始疯狂,靴跟用力抽擦着他的嘴巴,他觉得自己的舌头都快被踩烂了。他看到盈盈伸出涂着银色指甲油的纤手,捡起那双旅游鞋,狠狠抽打下去。连一声惨叫也没来得及— nvwang.icu
京子用铁链将龟田成“大”字形吊起来,然后从长统靴里拔出一把锋利的匕首,一刀一刀把龟田的衣服划开,直到只剩下一条内裤。龟田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京子将匕首抵在龟田的大腿内侧,一点一点伸进他的内裤,同时一边冷笑着看着龟田,一边用匕首在龟田的阴囊上来回蹭着,龟田以为京子要阉了自己,吓得小便失禁,浑浊的尿液喷到京子秀美的大腿上,京子大怒,猛地一刀划开了龟田的内裤,龟田吓得险些晕过去。龟田那曾经耀武扬威地糟蹋过无数妇女、也曾在京子身体内肆虐的阳物暴露无遗了,由于极度的恐惧,那玩意瑟缩成丑陋的一团,尿液还不断地从阴茎顶端的缝隙中流出。京子抬起腿用长统靴踩住龟田的阴囊,靴尖拨弄着软塌塌的阴茎说 :“你以前的神气劲儿哪去了?是不是要我帮帮你呀?”她一边说着,一边缓缓脱下性感的皮衣,一对丰满高耸的双峰一下从皮衣里跳了出来,接着,她又脱下皮裤,里面没有内裤,只有一副黑色的吊袜带和黑色网眼长统袜。京子双手叉腰,叉着腿站在龟田的面前,张开桃红色的私处尽情地引诱龟田,龟田这个色鬼怎能抵御如此的诱惑,他那软塌塌的玩意象被施了魔法一样开始蠢蠢欲动,京子走上前去,用自己丰满、神秘的三角区进一步诱惑那不知死的家伙,龟田忘记了自己现在的处境,也忘记了自己面前的是以折磨好色之徒为乐并且曾经令无数色鬼淫贼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施虐女魔,他竟然将自己越来越亢奋的阳物伸向那迷人的谷地,就在这时,京子突然抬起右腿用膝盖狠狠地顶向龟田的胯下,龟田惨叫一声,身体向虾米一样痛苦地蜷起,京子则一把抓住他的双肩,秀美的大腿连续出击20多下,直到龟田疼得昏死过去才停下。被打闷绝了龟田耷拉着脑袋,但胯下之物却依然坚挺,这令京子更为恼火,她拿起一根电棍,将电棍前的铜头狠狠地按在龟田阴茎的根部,强大的电流将龟田击醒了,他浑身抽搐不停,阳物更是狂颤不已。京子不断加大电压,1000伏,2000伏,5000伏,一直加到50000伏。龟田的阳物越来越兴奋,就在他即将喷射出坏水时,京子移开了电棍。龟田刚刚松了一口气,京子突然又挥起电棍劈头盖脑地对准他那倒霉的命根子一顿暴打,直打得它东倒西歪,龟田则惨叫不已,连声哭号、求饶。一百多棍后,海绵体被打破了,阴茎变得异常肿大,活象一根被削了皮的水萝卜。接着,京子又开始抽打龟田的阴囊,京子的力度掌握得非常好,她一方面要让龟田感到最大程度的痛苦,同时又不会把睾丸打碎,因为那样会令受刑者疼痛而死,京子怎幺会那幺便宜自己苦苦寻找了10年的仇人呢?这本领自然不是一天两天炼出来的,已经不知有多少好色之徒惨死在京子的毒打之下了。龟田的睾丸被京子一点一点打扁、打碎、打烂,其痛苦可想而知。京子终于停下手来,她伸出纤纤玉手,抬起已经奄奄一息的龟田的下巴对她说:“宝贝儿,醒醒,我还有好戏让你看呢。”为了防止龟田再低下头,她把匕首顶在龟田的下颌和颈部之间。然后,她按了一个电钮,对面一面墙打了开来,里面是一排秘密行刑室,共有五间,每间里都有一个十字架,每个十字架上则钉着一个赤身露体、遍体鳞伤的男人,他们的胯下之物更是惨不忍睹,而且每人的命根子上都带着一个铁箍,这种刑具名叫“铁处女”,是京子发明的专门用来收拾被她猎获来的淫贼的,铁箍上有非常锋利的“牙齿”,稍有外界震动或男人的私货不老实,铁箍都会自动收紧,“牙齿”便一点点嵌入受刑人的阴囊和阳物,直到最后把这些男人犯罪的工具活生生地“咬”下来。京子指着第一个男人向龟田娓娓道来:“这五个家伙都是为非作歹的淫徒,他们在我这里已经受到了应有的惩戒,今天是他们的末日,我要一个个把他们阉掉,让他们痛苦不堪地滚到十八层地狱里去,你的下场和他们也一样,但你得看好了,我收拾他们的方法千差万别,看在你是第一个和我有肌肤之亲的男人,你有权力选择自己的死法。”说完,京子缓步走进第一间行刑室,她先用电棍在男人那已经血肉模糊的胯下轻轻抚弄了一番,直到男人的家伙重新勃起。然后,她从自己大腿跟的枪套里拔出一把小巧的手枪,对准极度恐惧的男人的头,一点点向下移动,最后稳稳地停在男人阴茎龟头的上方,咬牙着说:“姐妹们,我为你们报仇了!”“饶了我……。”男人还没有说完,京子猛地扣动扳机,随着一声清脆的枪响和男人最后声厮力竭的惨叫,这名作恶多端的淫贼的阴茎龟头被女人复仇的子弹打成了肉酱,飞落到京子脚下,破碎的阴茎象一条被砍掉了头的毒蛇一样痛苦地挣扎着,一股污血喷出,溅到京子丰满、健美的大腿上和迷人的腹部三角区。接着,京子连连扣动扳机,毫不留情地把男人的命根子一节一节打得四处横飞。男人疼得死去活来,京子却似乎并不着急,她一边缓缓退出弹夹,换上新的,一边饶有兴味地欣赏着男人汩汩冒血的私处,最后,她又举起枪,用7颗子弹打烂了男人的阴囊和睾丸,男人在极度痛苦中断了气。京子扔下枪走进第二间行刑室,那里面的男人早已吓得面无人色,京子笑吟吟地走到他面前,一边抚弄他那软塌塌的阴茎,一边说:“看在你曾经服侍过我,而且很满足的份上,我会让你死个痛快的。”说完,她将一小包烈性炸药捆在男人渐渐勃起的命根子上,并打着打火机,先用火苗烧焦了男人的阴囊,然后很优雅地点燃了导火索,“再见了,宝贝。”京子走出行刑室,随着一声巨响,男人下身被炸得粉碎。京子对第三个男人说:“听说你经常把蜡烛插进被你糟蹋的姐妹的身体里,今天,我也让你尝尝这滋味。”说着,京子掏出两根穿着长长钢针的灯芯,在灯芯尾部各打了一个结,然后一把揪起男人的的阳物,在男人杀猪般的惨叫声中将钢针缓缓刺入睾丸,穿过整个阴茎,从龟头上的尿道口拔出,并狠狠地拽了拽了带血的钢针,看看是否穿牢了,睾丸被活生生地从阴囊壁上扯了下来,男人疼得昏死过去,但当京子穿第二根灯芯时,他又被疼醒了。两根灯芯穿好以后,男人的下身已经鲜血淋漓了。京子将灯芯拧成一股,点燃,由于灯芯里有助燃剂,因此,男人的阴茎马上变成了一根烧得很旺的“蜡烛”。男人一次次疼得昏死过去,又一次次醒来,开始还发出慎人的惨叫,到后来则变成了痛苦而微弱的呻吟。十几分钟后,男人的下身就被“收拾”干净了。令京子遗憾的是,这个男人可能是被折磨得太虚弱了,“蜡烛”烧到四分之三时,便死翘翘了。第四个男人也是个虐待狂,他曾经把许多被他奸污的妇女的乳房割下来烤着吃,因此,京子决定以其人之道还置其人之身,并更加残酷。她点燃一个酒精炉,然后用一把带锯齿的瑞士军刀在男人阴茎的根部浅浅地划了一圈,将阴茎包皮翻起至龟头下端,并突然猛一用力扯下,用刀挑着在火上烧焦,硬塞进男人的嘴里,强迫他咀嚼、咽下。接着,京子又用血红的指甲撕开男人已经被剥了皮、露出根根血管的阴茎海绵体,从中找到尿道、输精管和射精管,在男人的惨叫和哀嚎声中一根根分别扯出,这是京子发明的独特的专门惩罚色中厉鬼的“扒皮抽筋”刑。京子把这些东西也烤熟了,强迫男人吃下。男人那惨遭剥皮抽筋、已经惨不忍睹的阴茎则被京子一刀一刀切成只有两三毫米厚的薄片。最后,京子用刀划开了男人的阴囊,小心翼翼地将整个阴囊从男人下腹部“摘”下。她的手法非常娴熟,可见是经常“操练”的结果。男人那早已被京子折磨得面目全非的睾丸吊儿浪当地挂在血管和输精管下,京子并不急于割下它们,而是用一把锋利的短剑将它们剁成了一堆滴着污血和坏水的肉泥,并把酒精灯放在他的胯下,将那堆东西烹制成了“佳肴”。这个作恶多端的色中厉鬼终于得到了应有的惩罚,等京子最终将他胯下的残余物割下时,他已经被活活疼死了。这令京子非常气愤,她本想撬开那死鬼的嘴,但没想到他竟紧咬牙关,京子一怒之下给他来了个开膛破肚,硬是将那堆东西塞进了他那空空如也的胃里。此外,京子还意外的发现,男人阴茎的根在腹内还有很长的一截,一直连到会阴以下的耻骨上,“难怪男人都这幺坏,原来这恶根这幺深啊。”京子自言自语道,并将手伸进男人被剖开的下腹内,把那恶根连根拔出,扔在地上,一边用长统靴尖尖的后跟狠跺,一边咬牙诅咒:“踩烂你!踩烂你!”连续的施虐、阉割使京子逐渐亢奋起来,欲火中烧,下身也开始湿润,并流出蜜液。因此,她决定对最后一个男人进行先奸、再阉的酷刑。她先点了男人的“封精穴”,因为一般的男人都禁不住京子的折腾,许多非常强壮的男人一旦被京子骑在胯下,便会在三两分钟内一溃千里,并从此阳痿不举。而被点了“封精穴”之后,男人的阴茎无论受到怎样的刺激都不会射精,而且涨痛难忍,如果不及时解开穴道,阴茎还会爆裂。接着,京子对准男人的下身连踢带打,直打得那物件充血肿大为止。此时的京子已经变成了一只女豹,她骑到男人身上,一把揪住男人的命根子塞进自己胯下,开始了疯狂地奸淫。男人都把进入女人体内当成销魂的享受,但在京子下身内的阳具则好象进了地狱——京子的下身仿佛有千根钢针、万伏高压。只见京子在男人身上剧烈地运动,同时咬牙诅咒着:“干死你!干死你!”男人说不清是痛苦还是快乐,大约十分钟后,他终于支持不住了,随着男人绝望地哀嚎,他的阳具爆裂了,但此时的京子还远没有达到高潮,她发恨地诅咒着,同时猛地张开“地狱之门”一口将男人鲜血淋漓的阴茎和肿胀的阴囊整个吞了进去,并狠狠地收紧,同时将双脚踩住男人的胸部,当她猛地站起来时,龟田吃惊地发现,男人的胯下已是血肉模糊——他的阳具和阴囊已经被京子的下身“咬”了下来。京子愤怒地从自己的胯下扯出男人那已经被她咬烂的物件,扔到已然气绝身亡的男人身边,瞪着充满血丝的双眼走向早已魂飞魄散的龟田面前,从长统靴中抽出皮鞭,对准龟田的下身抽去,同时狠狠地骂道:“没用的臭男人,没用的臭男人!”顷刻之间,龟田的下身就不成样子了。京子把龟田放倒在地上,一脚踩住他的脸,冷冷地说:“我不会那幺轻易地让你死,我要让你一辈子做我的性奴隶,哈哈哈!”说完,她一下骑到龟田的脸上,命令他用舌头舔自己的私处,同时继续挥舞皮鞭抽打龟田的胯下。龟田在京子的胯下贪婪地吮吸着女王诱人的花瓣,皮鞭抽打在阴茎和睾丸上的痛苦神奇地转化成受虐的快感。“喝下女王的尿!”京子冷冷地命令道,“是,女王陛下。”龟田惟命是从,京子将金黄色的尿液灌进龟田的嘴里,那尿液是最强力的春药,龟田更加兴奋,眼看就要喷射了,京子狠狠地掐住他的龟头,并用皮鞭将他的阴茎根部和睾丸勒紧、捆死。然后骑到他的身上,开始了更加野蛮地奸淫……经过3个多小时的折磨,龟田已经奄奄一息了,这时,则子和雪子走了进来。“大姐,我们调查清楚了,吉冈他们一帮混蛋在郊外的一所别墅里搞了一个什幺‘猪哥乐园’,绑架了不少姐妹,白天黑夜地奸淫她们。”“他*的!这帮天杀的!我们去端了他们的老窝,把那个什幺‘猪哥乐园’变成‘猪哥地狱’!”京子说道。“好,让这帮臭男人尝尝咱们姐妹的厉害!”则子和雪子齐声赞同。“你们等我一会,我去准备一下。”京子说。“这家伙是谁?”则子指着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龟田问道。“他就是夺走我童贞的畜牲,我整整找了他10年啊!则子,你先替我把他锁到厕所里去,等咱们回来再慢慢收拾他。”“好,交给我了。”则子爽朗地答道。则子今年28岁,身材健美、强壮,足有175公分高,她是格斗高手,出招凶狠,尤其擅长“海底捞月”,她可以在5、6秒钟之内将3、4个壮汉的命根子活生生地“摘”下来。她最热衷的事就是虐待男人。则子掏出一副“铁处女”,走到龟田身边,一把将龟田的阴茎和睾丸抓住,不轻不重地揉捏着,龟田疼得哭爹喊娘,连声求饶。则子很熟练地用“铁处女”将龟田的“物件”锁死,又给他戴上了一副脚镣,并用一根铁链将脚镣和“铁处女”连到一起。接着,她象拖死狗一样把龟田拖到厕所里。这里和其它地方的厕所不一样,便器是特制的——每个便器半人多高,里面都塞着一个赤身露体的男人,男人一律跪在里面,头卡在便池里,便池下方有一个洞,男人的阴茎和睾丸露在外面,便池上方有一把很舒适的坐椅,来此方便的女人坐在上面,便池里的男人就会很老实地伸过头,张开嘴,女人便将自己的尿撒进男人口中,然后,男人还必须认真地用舌头把女王的私处舔干净。便器旁边放着皮鞭、电棍、钢针等各种刑具,如果男人不老实,女人便会操起这些刑具狠狠地敲打男人的下身,即便是男人很听话,女人有时也会抽打他们的私处来取乐,所以,每个便器中的男人的阴茎和阴囊上都是伤痕累累,惨不忍睹。 则子把龟田锁在一个便器中,然后 舒舒服服地座在了上面,她命令龟田张开嘴喝自己的尿,龟田贪婪地吮吸着则子的尿液,同时,他的阴茎也开始蠢蠢欲动,则子冷笑着拿起一根钢针,对准龟头上的小孔,狠狠地刺了进去,龟田疼得大叫,则子又将第二根插了进去,然后从墙上的电源中接出两条电线分别接到钢针上,龟田的阴茎被高压电流打得痉挛不已。“女王饶命啊!”龟田连声求饶,“那要看你能不能让女王达到高潮了,给你3分钟时间。”龟田开始拼命地用舌头舔则子的私处,则子兴奋地扭动身体,同时不断用皮鞭抽打龟田的下身,“时间到了,你这个蠢货!”则子骂道,并把电压又加大了500V,“这次给你1分钟。”龟田又失败了,则子又把时间缩短了一半,如此重复,到5秒钟时,电压已经加大到50000V。“你这个坏种,必须给你教训才行。”则子把电压调到了10万V,在惨叫声中,龟田的阴茎开始剧烈地喷射,开始是精液,接着便是血。则子站起身,对着在便池里哀号的龟田说:“从现在到我们回来,每隔5分钟,你这根倒霉的祸根都会被电击15秒,你就慢慢享受吧。”则子说完,抬脚对准龟田的胯下狠狠地踢了过去,龟田惨叫一声便昏死过去。则子回到大厅,京子和雪子已经在那里做好了准备。她们三人一同驱车前往吉冈的别墅。她们把车停在别墅门口,翻墙潜入院内,进入别墅检查了一遍,发现屋子里空空的,正在纳闷时,听到通向地下室的楼梯传来脚步声,三人便躲入厕所,一个醉醺醺的男人赤身裸体、晃着滴着坏水的阳具走了进来,男人站在便池边准备撒尿,由于阳具勃起,尿一时排不出来,三人悄悄摸到他的背后,雪子从长统靴里拔出一把锋利的匕首,伸进男人的胯下,抵住了男人的阴囊,男人刚想喊叫,则子已经把一条内裤塞进他的嘴里,“不许出声,要不我阉了你!”雪子命令道,同时把匕首锋利的刀刃在男人的阴囊上蹭了两下,男人吓得酒醒了一半,刚才还硬梆梆的阳具顿时软了下来,尿也吓了出来。“你们总共有多少人,在哪里?”“12个,在地下室。”“有武器吗?”“没,没有·····”“嗯?”雪子把匕首尖浅浅地刺如阴囊。“有,有三把手枪。”雪子把匕首从阴囊下移出,男人刚刚松了一口气,雪子突然猛地将匕首狠狠地插进男人的会阴,并熟练地割开了阴囊,男人疼得想跳起来,但则子和京子死死地将其按住,雪子一手捏住男人的睾丸,同时用匕首在阴囊内乱戳、狠刺,男人的睾丸顿时成了肉泥,雪子又握住男人软塌塌的阴茎,开始剧烈地撕扯、揉捏,阴茎很快有了反应,当男人快要喷射时,雪子将匕首抵在阴茎根部,一刀把它齐根割下,男人的精液和污血剧烈地喷射到墙上,则子和京子同时放开男人,让他跌进便池,雪子一口咬下了阴茎龟头――生吃男人的阳具是她的嗜好。“味道不错。”雪子说着将残破的阴茎塞进了男人的嘴里,三个女魔拔出无声手枪,对准在便池中挣扎的男人的胯下一顿乱射,并打断了他的四肢,但就是不往致命的地方打,男人在便池中痛苦地挣扎,越来越弱,最后疼痛而死。三个复仇女神悄悄潜入地下室,这里11个男人正在大发淫威,每人都在摧残和奸淫一个女人,墙上的铁架子上还绑着10多个满身伤痕的姑娘。京子她们先把男人们三把枪拿到手,然后齐声怒吼:“畜牲们,你们的末日到了!”惊愕的男人们回头一看,是三个冷艳性感的姑娘,顿时淫性大发,不知死地向她们扑了过来,三两分钟以后,他们便被打得在地上哭爹喊娘了。则子把女人们解救下来后,对她们说:“我们是地狱之花,现在你们可以向这些臭男人复仇了。”在接下来的10分钟里,11个淫棍遭到了令人发指的毒打,女人们用皮鞭、棍棒、钢针等刑具把他们打得奄奄一息。京子决定将吉冈、中田和西村三个为首的恶棍带回去慢慢折磨,其他8个淫贼则就地凌迟、阉割处死。女人们将8个遍体鳞伤的男人捆在铁架子上,先用皮鞭抽打他们的下身,然后开始拿刀在他们的身上割划,眼珠被挖掉了,鼻子和耳朵被割掉了,身上的皮肉也所剩无几之后,女人们便开始一刀一刀地阉割他们的阳具和睾丸,并不断地向他们鲜血淋漓的下身撒尿,这个过程一直持续了3个小时,最后,8个罪大恶极的淫徒变成了8具白骨。踩杀会所1
  • 标签:自己的(22448) 看着(17915) 让我(9980) 说着(3665) 男人(2456) 阴茎(2924) 盈盈(107) 婷婷(299)

    上一篇:保证良心

    下一篇:你看不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