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沅静

读完之后,文东放下手机,心里也忍不住叹息一声,轻轻抬头,正发现开车的李冰儿轻咬着嘴唇,眼眶湿润。
看来这个冷棒棒的女人还是挺多愁善感的。

“那啥,要不要来点卫生纸?”文东随手扯过几片纸巾递到李冰儿面前道。

“别废话,赶紧说。”李冰儿转头瞪了文东一眼,随手打开文东伸来的手,吸了吸酸酸的鼻子道。

“那我再读一下她这个随笔。”

“市场经济,它是自-由经济,是公平的经济,是产权明晰的文明经济,但在理论上这一切是通过市场交换规则根据市场需求状态签注强制性的经济,所以,实际操作的过程缺陷很大,它像一把双刃剑。”

“这又怎幺了?”李冰儿稳定情绪后,转头疑惑的看着文东。

文东随手将随笔标签放下,靠在车座上,双手枕在脑后,长腿一撩搭在车前玻璃后面,身姿舒服,好像他的情绪并没有受到半点影响,一边摇晃着脚丫子,嘴里臭屁的道:“不得不说,你拉我来帮忙是很明智的决定。”
copyright nzxs8.com


李冰儿斜斜瞥了文东一眼,小手从腰间一抹,一副手铐‘当啷’一下被她扔在车前柜上:“你说不说!”

“你真粗鲁。”文东翻了一下白眼,这才收起那副吊儿郎当,开口道:“所以,我觉得这封遗书的确出自白沅静之手。”

“例如:最直观的感觉就是这个随笔跟遗书的字迹一模一样,另外,她在遗书中用到很多抽象的比喻,小丑,无底洞,恶魔,泥沼。有些话也没头没尾,例如‘我做了很多错事,一步错,步步错……’我觉得如果这是一封伪造书的话,绝不会这样写,他们会写的尽量清晰,简介,逻辑清楚,更不会写出劈头盖脸的责骂等等。而这份遗书,处处看起来都有文笔上的小毛病和小习惯,这才是一封真实的遗书。”

“也就是说,说谎的人会尽量圆谎,讲真话的人,才不会有那幺多顾忌。”

“此外,句式上也有鲜明的个人特点,白沅静习惯用排比,喜欢用抽象的比喻,喜欢用主谓结构,不喜欢用动宾结构,而她这个小习惯也可以从这个随笔上可以看出。”
copyright nzxs8.com


“所以,我判断,这封遗书是她写的,而且她在写遗书时并未受到任何胁迫,字迹流利,有很多连笔,一气呵成,也正对应了她遗书中‘我想了很久做出这个决定’这句话,也就是说,她在自杀之前就已经想到了这一天,甚至想到怎样写这份遗书,除了最后几行字迹潦草。毕竟写到结尾情绪已经激动,如果是受胁迫,笔迹大多会停顿或者笔误,这里,并没有。”

李冰儿侧头看着一副懒洋洋等着自己夸奖的文东,皱了皱眉头,白沅静这份遗书她看了很多遍,却没料到文东竟看的这幺细致。
  • 标签:看着(17915) 这是(2144) 头发(234) 看了(405) 尸体(52) 遗书(3) 转头(6) 随笔(1)

    上一篇:班长和她妹妹的魔鬼调教(4)

    下一篇: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