沦为学姐的奴隶

我是一个实习医师,今天第一天到某医学中心的妇产科实习「扣扣」「请进」我进门第一眼,看到的是一个艳丽的女医师翘着脚在看着电脑上的病历,而她的丝袜脚正在半空中晃着「请问,李医师在吗?我是今天来报到实习医师」「哦,你好,我是妇产科的主任,叫我娟姐就好,你先去找总医师吧,她会交代你要做什幺的」我回是后便带上门出去「请问,总医师的办公室在哪?」我问着一个蛮可爱的学姐,虽然她穿着刷手衣,但仍掩饰不了她曼妙的身材「你是新来的实习医师啊?你好,我是住院医师,你叫我婷姐就好,总医师的办公室在这走到底再右转,希望接下来一个月我们能合作愉快「学姐热情地跟我介绍着「扣扣」「请进」「学姐您好,我是新来的实习医师,请问我现在要做什幺呢?」第一天来要攀个关系,因此我用学姐而不用总医师来称呼「阿修?」学姐讲的这二个字震撼了我,这是我网路上的主人叫我的匿称,之前我就有跟主人说过会来实习,想不到她就是这里的总医师,而且……如此高雅「是的,主人「我认出主人后,便转身带上门,跪下磕了三个头「嗯……很乖,你过来」我听令跪着爬向主人,然后主人便直接在我面前把她的内裤脱下,然后下令「把我的卫生棉条吸出来」我兴奋地颤抖,慢慢靠向主人的私密处,无视血腥味而把棉条吸出来含在嘴里,然后被主人用内裤塞住嘴「戴着口罩,来跟我的刀「主人从她的鞋子里拿出一个纸口罩,要我戴着,然后再从旁边拿一个同样的口罩自己戴着,便走了出去我嘴里含着棉条和内裤不能说话,外面又戴着主人鞋子里用来吸汗的口罩,下体兴奋地突了起来,只好遮遮掩掩的跟在主人后面走刀房里,我站在旁边当路障,一下子被护士学姐借过来,借过去,一边藉机看着主人站旁边和麻姐(我们都叫麻醉女医麻姐)讲话,看着她俩边聊天边看着我笑,我又兴奋了起来「你戴上手套,过来摸摸看「主人对我下着指令,我听话地走过去,对着已经睡过去的美女病人进行阴道指诊「跪下「主人突然命令正在病人前指诊的我,而我惊讶了一下,但想想可能大家都知道我的身份了,因此便跪在病人面前,头正对着病人私密处「你很聪明嘛,告诉你,从今天开始,这里每个人都是你的主人,知道了没?」「是的,主人「我含着东西含糊不清地说着,我话才说到一半,主人便从后面踩着我的头,我的脸整个贴到病人私处,嘴正对着肛门「给你个福利,现在把病人的肛门清干净,我等下手术时不要看到东西流出来」「唔……」我整个嘴贴在口罩贴在病人肛门,嘴里还塞着东西,连话都说不出「都忘了你这贱狗还含着东西,把东西吐出来,用嘴把病人肛门清干净后再吞回去」「是」我手上拿着内裤和卫生棉条,努力地吸着病人的肛门,只为完全主人交与我的第一个任务在我正在清理时,护士学姐也帮病人的肚子消毒着,在我把病人的肛门也清洁完后,学姐也消毒了阴部和肛门「跪下,从现在开始,你要当三小时的椅子「主人下令着,然后便坐到我的背上我的第一次跟刀,就在主人的屁股下渡过,手术过程中,旁边第一助手和第二助手在脚酸时还踩着我的头和屁股休息了一下,看来她们习以为常了3。5小时后,我跟随着主人出了刀房,主人命令我拿了便当进女厕吃,便回她办公室了我拿着医院送的便当走到妇产科办公室的女厕,坐在马桶盖上吃着我的便当,直到门被推开「学姐好「是刚刚那位可爱的住院医师学姐「没想到你是总医师的奴隶呀,上一个已经到别科实习了,害我们好久没人玩了,你跪在这吧」我听令便把便当放在旁边跪下,主人坐在马桶上大便,一只脚跨在我的肩膀,一只脚则放在我的头上「好久没有边上厕所边练柔软度啦!」说着,学姐慢慢地压着腿,伴随着大便声……学姐大完便后,便转过身来「把我屁股舔干净吧,你应该作的来吧」我生平第一次真的当奴隶,想不到就这样,真是令我高兴,因此我很努力地把学姐的肛门清理干净后,便在旁等着学姐奖励,谁知等到的只是二巴掌「把屎舔干净都那幺慢,这是小小惩罚「说完,便洗手出去了我继续吃着便当,直到门外二个声音出现,是刚刚刀房二个护士学姐「让我先吧,我尿急死了个学姐说着「你只是尿急,我肚子滚地厉害呢「另一个学姐也说着「唉呀,里面不是有容器吗,我们干嘛争呢「说完,二个学姐都推门进来我见状便把便当放旁边,很乖地跪在马桶前,那个拉肚子的学姐便坐到马桶上拉了起来,而另一个学姐则把我的便当拿起来放到我背上,然后便踩蹲在我背上,尿在我的便当盒里「真是幸好呀,自前一个实习医师走了之后,我以为再也没办法过那幺方便舒服的生活了呢「一个学姐说着「是呀,学弟呀,你真是给我们大家一个方便了呢,我们又可以省下买卫生纸的钱了「另一个学姐说着「不客气,主人有令,各位学姐都是我的主人,我应该服侍各位「我趴着说着「学弟谢啦,请把我屁股清干净吧「刚刚拉肚子的学姐站起来转过身对我说,伴随着乱喷的大便沾在她身上我从旁边舔着她屁股上的大便,慢慢往中间舔着,直到舌头舔进肛门时,学姐又抖了一下,伴随着一股稀屎喷进我嘴里,有些还喷到我脸上身上「抱歉啊,你舔得我太舒服啦,不小心又……昨天吃坏肚子真抱歉呀「学姐带着歉意说着,边拿着厕所的莲澎头往我头上冲着水「嘴巴张开「婷姐把她嚼到没味的口香糖送给我吃,我跪在旁边,下体也在婷姐的手术用拖鞋底下被贱踏着目前我的嘴里已经不知道有几种味道了,每个学姐早餐都会吃剩一点,然后就叫我过去把剩下的吃光,当然是被她们「特殊处理「过的食物了,从压烂嚼过踩过到塞进她们肛门阴道让我吸出来都有,着实让我吃了个粗饱「今天的的晨会到此结束,intern今天来跟我的门诊「娟姐对着整个早上都被众人呼来唤去的我说话「您好,我是妇产部新来的实习医师,我在这诊间是功用是做为您的椅子以及各种其他服务「话毕,我对门口走进来的国中生磕了三个头,然后向娟姐跪着磕头,等待病人坐到我背上,然后把娟姐一只脚放到我头上娟姐要求我在每个病人进来时都说一次这段话,然后尽可能地取悦患者「你今天来是什幺毛病呢?没关系,你当他是椅子就好「娟姐边问诊边舒解病人紧急的压力,脚还不忘用力踩了我头一下「我月经都会提早个一二个星期到」「这情况持续多久了?」「大概半年了吧」「那你先脱下裤子,上诊察台,脚放到架子上」而我则跪到她面前,头正对着她的私处「别紧张唷,这个不会怎样的「娟姐过来直接坐在我的背上,戴了手套,然后拿了鸭嘴插进她的私处看「嗯……看起来正常,你有做过抹片吗?」「没有耶」「那我帮你做一下「娟姐做完后便把鸭嘴拿出丢在旁边,然后用手指插进去做指诊,然后脱掉手套起身回到她的位置「似乎没什幺异常,你有在吃避孕药或其他药品吗?别担心,当他是按摩的工具就好「娟姐看着我为这位正在经期的病人口jiao,边问着她问题「嗯……没有,啊~请问……他不会觉得脏吗?那个……我有点想上厕所」「没关系啦,你直接尿,就算大便也可以,他本来就是以为女性服务为荣」娟姐一说完,这国中生居然立刻尿了……当然完全被我喝下去,然后我继续喝着血混着黏液为她口jiao「嗯……那等下你去照超音波好了,唉呀,我忘记你要涨尿才能照了,好吧,你出去重喝水再照吧」「那……请问我照完能回来继续让他……」这位病患有点脸红「当然可以「 「谢谢」「下一位「护士学姐请了下一位病患进来一个艳丽的女士踏着高根鞋进来,身后跟随着一个似乎是大学生,穿着短裙黑袜帆布鞋,她坐在我背上后,居然也把脚放在我头上「你们新的实习医师?」「对呀,好用吧,比前一个好,上诊察台吧」「你去外面服务我妹「这位女士指示我出去,而娟姐也点头,我便走到旁边跟那位大学生跪着「帮我把鞋脱下来,用嘴「这位女生直接把脚伸到我面前,让我用嘴为她脱鞋,幸好众学姐们让我做这工作已经做到熟门熟路了,我也很轻易地帮她脱下「唉唷,技术不错唷,帮我把脚舔干净吧」「是「 我捧过了她的脚,隔着袜子舔着冷不防地我的脸被她踹了一脚,我往后摔在地上「你白痴啊,叫你舔脚你舔袜子干嘛,不会脱掉再舔呀」她直接站到我胸口,把脚伸到我嘴里,我便为她去袜舔脚,忍受她单脚站在我胸口那种不太能呼吸的痛苦,还偶尔跳个一下,似乎非常享受欣赏我痛苦的神情「明天开始我妹好像也要到你们这实习了呢「我突然听到那位女士跟娟姐聊着「是呀,你要让她先练习一些技巧吗?」「好啊,我们父母亲就想我们成为医生,我实在没天赋,只有在经商稍微成功了一些,父母亲的遗志大概只能靠我妹完成了」「去拿导尿包进来,我们要让李小姐的妹妹练习导尿「娟姐对护士喊着我被她们牢牢绑在诊察台上,而那位李小姐的妹妹似乎明天要来这当实习医师,而我则成为她的实验品,周围还有许多要来学导尿的实习护士「虽然男性和女性的差别在于男性多了这个,但帮男性导尿是比较难的,因此你如果会导他的,女性应该也没问题了「娟姐握着我的下体说着「是的,主任」说完,她拿了三根棉棒为我的下体消毒,然后拿着导尿管直接对着马眼插了进来,我痛得大叫「等等,这个要润滑,不然阻力会很大,病人会很痛,你看他叫得那幺大声,你先试一次不润滑放进去好了」于是乎,我在她暴力硬塞下,一直哀号着,直到几个护士受不了,拿了块用来清理病人分泌物的抹布塞在我嘴里,还用胶带封上伴随着我全身是汗,她终于把导尿管都放好了,但就在我以为恶梦结束时,她突然一次把管子抽出来,用邪恶的笑容看着我的抽搐「这个拔管子要慢慢来,不然病人会痛,好吧,你再试一次假装把他当真正的病人来做」在刚刚那种敏感处直接被磨擦的痛苦之后,这次感觉比起来真是天堂,而她也很认真的做了一次正确的而就在我以为痛苦完结时,娟姐的一句话让我掉进地狱深渊「身为护士,导尿也是必备技能,你们每个都用他来考试,导到正确才可以结束这边的实习」「难怪这里的妇产科会那个有名,每个人都以技术高超闻名「几个护士小声讨论着当天她们的临时考试结束后,我倒在诊间,下体还接着一个导尿管,地上满是鲜血,娟姐命令我下午之前不要看到地上有半点血迹第一天的门诊,我被重覆导尿将近50次,女性分泌物与排泄物吃得多不胜数这天,是主任的查房,所有具医师身份的人都必须跟着主任探查过所有病人而我……穿着医师袍,脖子被绑了一条绳子,在地上爬着,而我后面是主任还有一个总医师,二个住院医师,和八个实习医师都我们一起走进病房时,station一群实习护士好奇的往我看,然后旁边的护士学姐边笑边跟她们解释着我的身份第一间病房,是一个子宫外孕而必须用化疗药物来流产的OL,她虚弱的躺在床上,主任边问着她问题,也边提出问题问后面的实习医师们……包括我「mtx的使用indication是什幺?实习医师回答「 大家面面相黜,而我为了讨好众位主人,举手了「你是狗,不是实习医师!你们每个人打他30巴掌,不够大力不够大声的,妇产科实习分数零分计算「 主任对着实习医师们说,而我跪起来准备……「啪……啪……啪……啪……啪……啪……啪……」 整个病房似乎因为主任得不到满意的答案而沉默了下来,只剩下我被打巴掌的声音在空中回响「啪……」突然一声很小声,原来是一个娇小的实习医师似乎最后一个巴掌手没力了「你!零分「 主任无情地宣判着「主任!对……对不起!能再给我一次弥补的机会吗?」 她似乎快哭出来地求着「你再给他一巴掌我今天看到最狠的,不然……」 主任似乎露出了玩味的笑容「嗯……是……是的,主任「 她似乎不知道怎幺做,但我居然看到总医师在她旁边耳语着只见她把二只高根鞋脱了下来,同时用鞋根的部份往我二个脸颊大力打了上来「这样才对,知识教给你们是去运用的,而不是墨守成规地跟着前人的步伐走,懂吗?」 主任看着我痛的躺在地上翻滚,微笑地说了几句「好吧,贱狗,你说吧「 主任踢了踢我说着「第一三五七天用mtx,二四六八天用follic acid来舒缓中毒「 我赶紧说着「嗯……你们居然狗都知道的常识都不知道,好吧,你们真应该再去念念书」用了整个上午,终于把全部病房查完,此时我则待在护理站补写病历,外加受着后面一群实习护士的指指点点「学长……请问……」 一个似乎是猜拳输了的实习护士往我走过来攀谈「有什幺事吗?」「我们有个病人便秘,学姐叫我们找你过去帮忙」「嗯」此时,我走进病房,看着八个实习护士外加二个学姐正围在一个目测约略35上下的成熟妇人身旁「我不要,这化学药品都会伤害身体,我不要用软便剂!」 那个妇女大喊着「请让我来帮你服务「 我慢慢走到她旁边,跪着帮她褪下病服的裤子众人看着我把舌头深入她的肛门内,慢慢地服侍着她 ,而她本来被我的动作吓到而没反应,现在则是因为太舒服而不想反应,伴随着我吸舔着她的后庭,我渐渐感到有个硬块抵到我舌尖,苦苦的我努力吸着,直到那个粪块被我吸出来「谢谢……那个……我似乎开始要拉肚子了……忍不住了「 似乎是软便剂原来就起功用了,只是被那个太硬的粪块挡住出不来而已此时二位学姐见状,便压着我的头,让我嘴靠到她肛门不断地爆发和过快的流量,粪水从我的嘴里满到从鼻孔溢出,而我仍不断努力地把它们吞进我的胃内终于拉完后……学姐命令我把地上舔干净,便带着实习护士走了似乎是她的粪便里有少许的软便剂成份,我肚子也开始滚了起来,在我冲进男厕蹲下后,我的门被打开了,是刚刚那几个实习护士「学长……那个……也有一点便秘,请问你能也帮我一下吗?」 一个颇为漂亮的学妹害羞地问我着,而其他护士着笑着看我们「嗯……好啊」于是我便跪在便池上,一边腹泻,一边为学妹把她后庭里的黄金吸出,而其他学妹则看着我的表演终于在我吸出来后,那个学妹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学着刚刚那个病人,但这次没人把我头压向她肛门我享受到了屎粪淋浴……而那个学妹说对不起后,就把屁股擦一嚓走了,毕竟我脸和全身都被她的屎喷的到处都是,她也不想让我帮她清理干净了那天晚上我值班,而全部护士学妹都自愿留下来值班……而我……一整天没吃到正食,却一直被call去吃学妹们制造的「食物「「今天晚上有一个自然产,你记得来跟,产妇可是某大明星呢,你有福可以看到那幺漂亮的女人了「住院医师婷姐边把我的脸当椅子享受着被口jiao,边对我说着,这次醒来已经是我第31次被婷姐的屁股窒息而昏迷了,幸好她会在我手脚扭动都停止的一分钟后站起来,让我能恢复呼吸,她还夸奖我很厉害,连昏迷了,舌头都会下意识来侍奉她晚上,当我进产房准备时,护士学姐叫我去刷手,准备接生,而当我走到刷手台时,只看到一群实习护士在那等着我……她们命令我脱光衣服趴在刷手台里,然后大家一起在我身上洒下消毒液后……痛苦的来了刷手用的刷子是刷自己手时,都会痛的,而此时四五个学妹拿着刷子刷遍我全身,我又痛又不敢动也不敢叫,直到她们刷到我的龟头……她们几个人把我的手绑起来,然后把我的包皮弄开……开始拿刷子刷我的龟头,这种敏感的地方只要动到一下都很不舒服了,何况是她们直接用力刷起来,我痛得死去活来扭来扭去,而她们却笑得好开始,还特意「照顾「我那部位了一下我裸着身体走进产房,然后照旧回到了我的「位置「, 向病人跪着,让婷姐坐在我背上,而我的头不得高于产妇的肛门,要看也只能抬头才看得到终于……产妇的阵痛似乎开始了,总医师和住院医师开始教她正确的呼吸法,每当她阵痛一次,就要她大力吸气,然后用力十秒,吐气而她的下体也开始有血流出了,而学姐们也一直努力先把她的阴道撑大,以让小孩子出来时能顺利些而我的工作呢? 因为平时接生时,下面都会有个水桶用来接尿或屎或血及羊水之类的,而今天,这就是学姐们想出来的玩法─让我当水桶阵痛了一阵子之后,学姐因为怕她胀尿而影响生产,所以帮她导尿,而导尿管的另一端则在我嘴里,她要求我用吸的把尿都吸干,这样更可以防止膀胱影响到生产……当然,滴下来的分泌物或血水之类的也进到了我的嘴里,学姐也不时把沾满血的手套放进我嘴里,用我的舌头帮她们擦干净手套而每当学姐说冲洗时,护士就会拿着一壶水从孕妇的阴部上方倒下来,而我也要全数把那些水喝光终于在二小时之后,孕妇破水了,相信每个人除了出生那一刻,决不会有人喝过第二次羊水的,而我……必须把一个孕妇的羊水一滴不露地装到我的胃内在小baby成功出来后,我的嘴几乎是贴在她的阴道口,而被剪断的脐带被学姐塞进了我嘴里,我不停地吸着血水和羊水,也用嘴咬着脐带,帮忙剩下的胎盘出来终于,在胎盘出来后,孕妇辛苦的工作终于结束了,剩我用嘴接着她失禁的屎尿,而学姐们为了奖励孕妇如此努力地把小宝宝生出来,便要我当晚跪在她的床前,随时准备接受她的排泄物,于是,我用舌头按摩着她的肛门一整晚,几星期后,她又回到银幕上当她的明星了 nvwang.icu
  • 标签:主人(7770) 学姐(380) 在我(3475) 肛门(989) 病人(44) 护士(364) 实习(38) 医师(61)

    上一篇:流氓教师司徒优奈19至23

    下一篇:淫妇榨精(转载)